面试杂谈:“N年工作经验”真的有用吗?

由于公司业务需求,最近一段时间连续面试了几十位求职者。由于笔者在互联网行业工作,借助行业内的一些垂直招聘APP,也和200多位求职者进行了线上交流。

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

正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从p2p公司出来高薪低能的,有准备了大量面经来蒙题的,还有被拒后忿忿不平发邮件来讨论的⋯⋯甚至有答题不顺拿面试官泄愤的

通过面试者寥寥无几,而通过者基本都拿到了offer。最近招聘工作告一段落,终于可以坐下来回顾这半年多来的面试,总结一些经验教训出来了。 Continue reading 面试杂谈:“N年工作经验”真的有用吗?

石头和金子

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故事:

一个年轻人去请教智者:为什么我才华横溢,却一直得不到重用呢?

智者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头,扔到乱石堆中,让年轻人去捡回来。年轻人在一堆石头中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因为石头和石头之间没有什么区别。

智者又将一块金子扔到乱石堆中,让年轻人去捡回来。这次很容易就找到了,因为金子在石头堆中是那么得显眼。 Continue reading 石头和金子

为什么你会生气?

我们身边总是有一些容易生气的朋友。他们凡事稍不如意便心生不快,一言不合便大发雷霆,好像有一颗“玻璃心”一样。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身边也总会有几个不容易生气的朋友。他们脾气好到不行,就算被人当面欺凌,也能微笑面对。他们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人的脾气好坏是天生的吗?这两种人的差距,难道是所谓的“修养”、“境界”吗?

不见得。 Continue reading 为什么你会生气?

孩子“沉迷”游戏怎么办?

一直以来,青少年玩游戏被视为不求上进,报纸上充斥着各种青少年沉迷游戏后影响学习、甚至走上犯罪道路的新闻。教育界人士和家长们一边历数游戏的罪过,在面对游戏时“谈虎色变”;一边却不得不接受这一事实:绝大多数的孩子都爱玩游戏。

不久前,有位年轻有为的教师小C找到我求助,她觉得自己的学生没有上进心、好奇心,沉迷游戏,只会任务式地做作业,也从未见过其他爱好,所有的时间都玩游戏、玩游戏……让她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小C问我:“你也曾沉迷游戏,但是你充满好奇心,甚至你所说的有虚荣心——那也是上进心的一种变式。对我的这种学生,你有什么建议吗?或许你能理解他们?”

我问她,你玩游戏么?她说,我不玩。我说,如果你不玩游戏,可能很难去理解他们。有本不错的书叫《游戏改变世界》,推荐你读一下……

后来,小C真的去买了这本书。 Continue reading 孩子“沉迷”游戏怎么办?

游戏与人生

什么是游戏?

我们从小就在各种游戏中长大:赛跑、踢足球、下棋、打扑克、踢毽子……这些游戏不仅伴随我们度过了欢乐的童年,现今还是我们休闲娱乐打发时间,乃至社交的重要手段。

然而由于现实条件的匮乏,我们所能参与的游戏一直受限于场地、道具,以及家庭经济实力和所处于的文化环境。由于这么多限制的存在,我们能玩到的游戏仅仅是九牛之一毛而已,很多世界级的优秀游戏我们仅停留在了解的阶段,更多的游戏我们连听都没听过。

在信息技术日益发达的今天,我们有幸能够跨越地域和文化的鸿沟,接触到更多的游戏。借助电脑游戏和虚拟化技术,我们更能突破场地和道具的限制,体验到原本不可能获得的感受和体验。 Continue reading 游戏与人生

结果与目标

前两天面试了一位姑娘,简历上这个也精通,那个也精通。结果来了一看,很多基础概念都混淆不清,完全没有性能优化的意识。我就很诧异,这完全不像是有5年工作经验的人啊?

回顾了下她的工作经历,每份工作都不超过两年,最近两份工作不超过半年,都是新兴的创业公司,工资从12k涨到17k,又涨到25k。

这位姑娘报着拿更高工资的期望,却在发现在我这里连最基本的及格线都达不到。巨大的落差让她崩溃了,哭成个泪人儿,于是接下来的面试只好变成了心理辅导。

为什么会这样?

我慢慢了解到她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Continue reading 结果与目标

别了,2014

时间飞逝,2014年转眼就这样过去了。这一年因为许许多多的原因,竟没有写成一篇文章,甚为憾事。在去罕台的火车上写下此文,以证明这一年青春并非虚度。

工作

加入赶集之后,深刻体会到了“流程”的重要性。每次提交的代码在上线前需要经过同事review,并通过test(纯测试)、sim(测试代码+线上数据)、online(纯线上)三个环境的测试。在这个过程中,代码逻辑BUG、需求的遗漏之处一般都会被发现并修复。此外为了保证用户体验,只有在非流量高峰时才能进行代码上线,这样即使有问题的代码通过了层层关卡到了线上,也能最大程度上减少对用户的影响。之前在微拍写完代码后简单自测一下就直接通过FTP上线,结果自然是线上事故频频了。
Continue reading 别了,2014

浅谈对CACHE操作的封装及最佳实践

作为WEB开发者,CACHE对我们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但是,你真的有研究如何把它用得更“优雅”吗?下面以较常见的Memcache为例,谈谈对CACHE操作的几种常见封装方法,并推荐一种我认为最佳的实践。如果你有更好的解决方案,请不吝赐教:)

为什么要封装?

$mc = new Memcached();
$mc->addServers('127.0.0.1', 11211);
$key = 'test';
$duration = 3600;
$value = $mc->get($key);
if ($mc->getResultCode() == Memcached::RES_NOTFOUND) {
    $value = getValueFromDB();
    $mc->set($key, $value, $duration);
}

第一次使用CACHE的同学,往往会写出上面的代码。简陋且有效,拿来写个Hello World是再合适不过了,但是真正在项目中使用CACHE的时候,还这么写就太low了。没有异常处理和重试机制、不能做负载均衡,大量的重复代码……当你受不了维护之繁琐时,就会想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那就是封装。 Continue reading 浅谈对CACHE操作的封装及最佳实践

禁用QQ自动替换表情的功能

问题的描述

不知从何时起,QQ在聊天窗口中提供了表情快捷键的功能,比如输入 /v 会变成一个动画表情。这一设计的初衷是让聊天时输入表情更加便捷,但却给我们程序员们带来了不少烦恼。因为 / 作为linux下的路径分隔符,对程序员来说是一个极其常用的符号。

两个程序员在工作中相互沟通时,经常会互相发一些文件地址,比如:“看看这个文件/www/db/script/test.sql是不是有问题?”、“你更新一下view/search.php”、“你放到api/v5下面”之类。然而发到qq里就变成这样了:

不管是直接输入、还是粘贴复制,像“/v /se /db”之类这些组合都无法避免被替换成表情符号的命运。而且一旦发生替换,消息的接收者很难再将其复原。 Continue reading 禁用QQ自动替换表情的功能

《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摘录

这本书我已读过多次,对书中一些精华句子实在爱不释手,便摘录下来与诸君分享。这些句子并非按出现顺序排列,为使读来更顺畅,我进行了一些整理和分类,并对部分句子做了润色。

良质

良质是一种思想和陈述的特质,我们不能经由思考的方式了解它,因为要给它定义是一种僵硬而正式的思考过程,良质是无法被定义的。但是即使良质无法界定,你仍然知道它是什么。

科学家之所以无法侦测出良质,是因为良质就是他们所侦测出来的全部。

虽然纯粹的良质对每个人都一样,但是体现良质的本源却是人人各异的。 Continue reading 《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摘录

再见,2013

转眼间,又是一年过去了。借元旦的一天假期,坐下来把2013年的头绪好好整理一下。

事业与工作

9月份,我离开了奋斗了两年多的微拍

之前一直在技术圈外混,这是我进入圈内的第一份工作,所以我非常珍惜。还记得11年4月我来北京面试时,不会php、不会mysql、没碰过linux、在火车上背vi快捷键……面试过后技术主管认为我技术太差不准备留我,而BOSS胡震生却决定留下我。

创业团队人手紧张,一个顶两个使,没有DBA、没有SA、没有QA……由于缺乏经验,加上自己粗心大意、一味求快,在工作中犯了无数错误,还造成了两起严重事故(参见反思一反思二)。感谢胡哥的一再包容,才让我能继续野蛮生长到今天。 Continue reading 再见,2013

Dvorak布局下一种比较理想的双拼方案

我从2011年开始使用Dvorak键盘布局至今,十分享受它给英文输入尤其是敲代码带来的便利。

从2013年9月开始我开始想在Dvorak布局下使用双拼,为此我尝试了网上能找到的各种方案,但大多数方案都是为Qwerty布局设计的,在Dvorak布局下完全无法使用。我还尝试了一些Dvorak玩家自己设计的布局(如这里这里这里),但都不甚理想,总有很多输入别扭的拼音组合。

为了找到一种理想的双拼方案,我开始不断调整键位、实验方案、再调整。但往往解决了一个别扭组合,又会造成更多的别扭组合。最终我找到了一个终极方法,那就是刷全拼音表,通过穷举所有拼音组合来检查当前方案是否理想。

经过一个星期的努力,基本方案的框架已经确定。又经过几次微调之后,改良空间越来越小。现在我已连续使用此方案两个多月,感觉十分流畅,于是决定将之公布,与各位Dvorak爱好者分享。 Continue reading Dvorak布局下一种比较理想的双拼方案

win7下配置使用dvorak-qwerty键盘布局

昨日部署一台win7开发机,在配置dvorak-qwerty布局时感觉流程自己都有点记不清了,因此想写篇文章记录一下,希望能对想开始使用dvorak布局的朋友有点帮助。

什么是dvorak-qwerty布局?

关于dvorak布局的介绍及与qwerty布局的对比,可以参考我这篇文章

Windows系统自带dvorak布局,但是如果直接使用的话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常用的快捷键如Ctrl + C、Ctrl + V等都需要双手操作,一点也不“快捷”了。colemak布局也是因为不影响常用快捷键得到很多人的拥护。

为此,Mac OS中提供了“dvorak – qwerty”布局,其作用是当按下Command、Ctrl等功能键时,临时切换回qwerty布局。这样既享受了dvorak布局给打字带来的便捷,又不影响快捷键。

而Windows系统下没有这样的布局呢?答案是有的,那就是Jeffrey Min开发的Dverty布局。 Continue reading win7下配置使用dvorak-qwerty键盘布局

【我与游戏】(七) 反思

“人生中最困难的事情就是认识自己。”
                                     ——希腊谚语

前言

我写本系列文章的目的,不仅在于记录自己的游戏生涯,更重要的是从这些经历反观自身,认识自己。进入社会十二年,如同身处大海一般,一直在随波逐流,浑浑噩噩,不知该去向何方。我想,是时候该好好反省一下了。

之所以选择游戏为切入点,是因为生活中的诸多选择都难免受到外界因素的干扰,或因生活所迫,或因外界压力,不能真实地反映自己的内心。而游戏则提供了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理想世界,我不会在这里欺骗自己、做违心的事,因此所做的每个选择都真实体现了我的内心。 Continue reading 【我与游戏】(七) 反思

【我与游戏】(六) 竞技时代

2011~2013:竞技时代

俄罗斯方块

从2002年开始,联众俄罗斯方块我一直是断断续续,捡起来又扔掉,扔掉又捡起来。写了不少技术文章,但是自己速度不是最快,摆法也不是最好,所以水平一直停留在中级。直到2010年我受魔方公式的启发,自创了一套双键打法(三个键控制旋转方向,十个键控制下落位置),将速度提升到条件反射的极致,反过来又给了自己思考摆法的时间,这才在联众崭露头角,跻身高手行列。

Continue reading 【我与游戏】(六) 竞技时代

【我与游戏】(五) 魔方时代

2008~2010:魔方时代

初试魔方那是2006年,一个同事扔给我一个魔方。研究了半天怎么也拼不成功,于是在网上开始寻找资料学习,用层先法第一次还原大概三分钟左右。由于周边没有人玩,我也就满足于能简单还原就行,没有去学习CFOP等高级方法。

一次到北京出差的机会,让我参加了一次魔友聚会,这才发现自己是井底之蛙。原来魔方不只三阶一种,原来魔方是有品种的,原来是魔方是需要润滑的……使用了润滑后的魔方,一下子进步到50秒。 Continue reading 【我与游戏】(五) 魔方时代

【我与游戏】(四) 扫雷时代

2006~2007:扫雷时代

对扫雷的兴趣源自2002年和同事的一次比拼。当时公司有一台服务器,在等待很多耗时许久的操作完成的过程中,我们在百无聊赖之中在服务器上玩起了仅有的游戏——扫雷。后来我们还曾有过大家一起扫雷,谁没扫出来谁请客吃饭的经历,结果是大家都饿个半死,谁也没扫出来,最后是让出点子的人请客吃饭。

2003年我找到了阮小二的神州扫雷网和Damien的国际扫雷排行。看到当时的世界第一Lasse Nyholm的录像后,由于速度太快,我认为他是开挂的。接下来我便“有样学样”,用变速齿轮制作了一个“完美”的作弊录像,于是“成为”了中国扫雷第一。之后神州扫雷网关站,我便被其他游戏吸引了注意力。 Continue reading 【我与游戏】(四) 扫雷时代

【我与游戏】(三) 网游时代

2004~2005:网游时代

我第一次接触网游应该还是2002年的《千年》,这个游戏每项武功都要靠无数次的使用才能升级,而且越到后面升级越慢,每个武功练到90%后要打好久才升0.01%。由于玩惯了快节奏的游戏,又没有朋友一起玩,所以我耐不住这个寂寞,练了一堆90%的技能,就怎么也练不下去了。有一天在网吧碰到一个哥们,已经满了多项武功,还在那里一刀刀练技能。我发现从这个游戏中感受到的只有练级的苦闷,而没有任何快乐,于是感到绝望了。

直到一天,我在地上用元宝摆图案,过来一个玩家二话不说捡了就跑。我追上他后因为武功不如他被打倒在地,然后他就开始守尸(这个游戏死后几分钟会在原地复活,守尸就是等你复活后马上再把你拍死,如果对方乐意跟你耗,又没有武功高强的朋友来救,你就没法再继续游戏了),一边守还一边骂。 Continue reading 【我与游戏】(三) 网游时代

【我与游戏】(二) 大学时代、CS时代

1998~2001:大学时代

进入大学后不久,一位李姓同学带我去了街机厅。看着那些跳动的图案和兴奋的人群,我又一次被深深地吸引了。然而与其说我是被游戏吸引了,不如说我是被人与人之间对战的魅力给吸引了。一个人玩得再High也是孤独的,而“与人斗,其乐无穷”。

但是和电脑游戏的不同之处是,街机是要钱的。没有收入来源的我只好降低伙食标准,从每天5块的生活费中,节约出来那么两三元,献给了三国志、恐龙时代、拳皇、雪人兄弟……后来由于影响了学业,我被安排转到一所军事化管理的学校。 Continue reading 【我与游戏】(二) 大学时代、CS时代

【我与游戏 】(一) 软盘时代、光盘时代

1991~1995:软盘时代

我玩过的第一个电脑游戏,想来应该是6岁时父亲为了引导我对编程产生兴趣,在PC-1500上编写的一个飞行游戏。在只有8个像素高的屏幕上随机生成地图,然后控制飞机(不过是一个闪烁的小点)穿越各种障碍物从左边飞到右边,然后重新生成地图再来一遍。

当我学会了BASIC,获准可以使用家里的IBM PC XT之后,PC-1500就被我扔在一边了。然而大部分的上机时间,都用来玩当时仅有的几个游戏了:吃豆子(因为怪物是红色的,我们称之为红魔头)、小蜜蜂、贪食蛇。(话说后来家里有了386和486之后,我和姐姐还经常抢这台XT玩,因为这两个游戏估计是靠空循环实现的延时,配置稍高的电脑玩起来和开了加速齿轮一样,瞬间就死了-_-!!!!) Continue reading 【我与游戏 】(一) 软盘时代、光盘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