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与人生

什么是游戏?

我们从小就在各种游戏中长大:赛跑、踢足球、下棋、打扑克、踢毽子……这些游戏不仅伴随我们度过了欢乐的童年,现今还是我们休闲娱乐打发时间,乃至社交的重要手段。

然而由于现实条件的匮乏,我们所能参与的游戏一直受限于场地、道具,以及家庭经济实力和所处于的文化环境。由于这么多限制的存在,我们能玩到的游戏仅仅是九牛之一毛而已,很多世界级的优秀游戏我们仅停留在了解的阶段,更多的游戏我们连听都没听过。

在信息技术日益发达的今天,我们有幸能够跨越地域和文化的鸿沟,接触到更多的游戏。借助电脑游戏和虚拟化技术,我们更能突破场地和道具的限制,体验到原本不可能获得的感受和体验。

《游戏改变世界》一书中为游戏给出了更精确的概念定义:游戏是拥有明确的目标、清晰的规则、良好的反馈机制、自愿参与的一种活动。

即使在电子竞技已经成为一项运动的今天,教育界和大部分的家长们也还对孩子玩游戏持怀疑和否定的态度。主要的出发点是游戏会让他们沉迷于虚拟世界中无法自拔,从而影响学习成绩,最终可能将他们引向歧途。

然而反对孩子们玩游戏的大人们,自己却花了不少时间在麻将、台球、高尔夫等游戏上。还有很多成功者的经历告诉我们,游戏中的成功其实是可以复制的。

那么游戏在我们的生活中究竟意味着什么?游戏除了能给我们带来快乐,还能创造些什么价值呢?这就是本文试图去解释的东西。

游戏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首先,游戏的过程总是令人愉悦的。在单机游戏中达成游戏目标、突破自我极限时,我们能体验到强烈的成就感;在对抗游戏中击败对手时,我们会觉得无比荣耀;在团队竞技游戏中取得胜利,更能让我们体验到存在感和使命感。

游戏能除了能让我们体会到各种感官刺激,还能给予玩家在现实生活中很少有机会得到的体验机会。在现实中我不能开车,但在游戏中我不但可以开车,还可以开飞机……

同样是体验,游戏和现实不同的是给你重头再来的机会。不幸死亡、经营不当破产、开车发生事故……GAME OVER后你可以读档重来,至少也能从头开始。而现实中呢?很多情况是不可挽回的。

必须承认,游戏能以几乎零成本的代价获取某种经验和知识。某些在游戏中学到悟到的道理,在现实中往往只有付出惨痛代价后才能明白,甚至根本没有明白的机会。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游戏成为了许多军事机构训练士兵的重要手段。

更重要的是,和看书听课学到的知识比起来,在自身经历中得到的经验教训,我们会记得更牢更久。因此,游戏是一种非常成功的教育手段。

为了达成游戏中的目标,我们必须理解游戏中的规则,记住游戏中的知识,并集中注意力去应对各种各种突发情况,并作出妥善的反应。于是,游戏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提升了自己的集中力、理解力、记忆力、反应速度……这些能力都是在现实生活中取得成就所必须的,而学校教育并不能赐与我们这些能力。

我们在学校习得了大量的知识,但很少让我们认识到这些知识的价值,以及实际该如何应用。即便优秀的老师为我们讲解了这些,距离在社会实践中应用也太远,于是绝大多数的知识在毕业后就原样还给了老师。

而在游戏中,我们不会浪费时间去掌握与完成游戏目标无关的知识和能力,而且在掌握后便立刻投入使用,并在不断的实践中去巩固这些知识和能力。就这样,我们无意间在游戏中学会了对知识和技能进行价值判断,并明白在实践中学习才是最高效的学习方法。

每当我们玩一款新游戏时,我们都能从之前玩过的类似游戏中汲取经验。在充分理解了一款游戏的本质后,再去玩同类型的游戏就会特别容易上手。玩得游戏越多,征服一款新游戏所需的时间就越短。

在游戏中探索未知世界的本质和规则,这与我们在生活中去理解现实世界的本质和规则并没有什么不同。一位优秀的游戏者,在现实生活不会惧怕遇到全新的挑战,因为经过大量的游戏锻炼,我们已经沉淀出了迅速理解本质、掌握规则的能力。

游戏即人生,人生亦游戏

自古以来,优秀的军事家和战略家都擅长某种游戏,比如围棋和象棋。这些对战棋类游戏其实都是缩小版的战场,对敌我形势的判断、战略要点和子力价值的认识可以用来衡量和预测在真实战场中的表现。如果棋都下不好,打仗想必也不行。他们都明白这一点:棋理即哲理。

每款游戏都是现实世界中一部分的投射。现实中的棋类游戏以战争为投射,单人体育竞技以决斗为投射,团队体育竞技游戏则以商战为投射。在电子游戏时代来临之后,我们得以从更多的维度去体验和经历现实世界。而在即将到来的VR虚拟化时代里,我们则需要考虑如何向玩家提醒他是在玩游戏……

人生就是一场大型角色扮演游戏。我们从呱呱落地的那一刻起,就进入了新手村。父母和老师扮演着NPC的角色,带着我们熟悉地图,学习各种技能,刷野打怪升级。毕业之后开始闯荡江湖,和不同的人组队打不同的副本……然而所有人的结局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

在某些设计成永远无法成功的游戏中(如俄罗斯方块),我们在游戏开始时便知道必定是一个失败的结局。但我们仍然乐此不疲,因为我们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游戏的结局上,而是放在享受游戏的过程上。

遗憾的是,人生这场游戏只能玩一次,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在你经历过的世界里,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即便你能通过未来的技术穿越到过去,那也只能进入一个平行世界,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可以通过创作将自己的思想存档。那些经典的著作、宏伟的建筑、精美的艺术,以及各种改变我们生活的发明和创意,时刻提醒着我们创作者的存在,他们也许会被遗忘,但不会永远地消失。

在常规的游戏里,系统会循序渐进地告诉你各阶段要达成的目标。因为只有这样玩家才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游戏流程。而在最近兴起的沙盘游戏(如我的世界、GTA)里,除了生存之外的所有目标都需要我们自己去探索。我们可以通过选择不同的目标,赋予一盘沙盘游戏完全不同的形式和意义。

很明显,我们的人生是一款沙盘游戏。虽然没有目标也能度过完整的一生,但不同的目标会决定我们人生的价值和意义。错误把别人的结果当目标,更会导致悲惨的结局。对这一点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我的另外两篇文章《目标的意义》、《结果和目标》。

游戏中的规则是在设计之初便确定下来的,而人生中的规则永远具备着不确定性。课堂上和书本里传授的往往并非现实世界真正遵循的规则。除了存在被我们津津乐道的各种潜规则外,已知的公开规则在不断演化,新的规则也在源源不断地诞生。

最有趣的是,每个人都只遵循自己认同的规则。那么是趋同于大多数人认同的规则,还是通过各种手段让别人接受自己的规则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意识到这一点,或许能帮助你理解某些想不通的问题。

为了让玩家有动力坚持到最后,游戏中还设计了各种即时的反馈机制:金钱的变动、经验条的增长、角色造型的变化、各种勋章和成就、音效或震动反馈……这些反馈持续地告诉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是否有助于完成目标,我们是否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但是,人生中并没有即时反馈机制。没有人能一直陪伴我们,判断我们所做所为对或不对,并给予相应的鼓励或谴责。即使有人给我们反馈,由于不同的价值观和无法得知的动机,也很难作为决策的依据。

最后,游戏的四大特性中,人生仅剩下了自愿参与。当现实生活压得我们喘不过气,连这一点也不复拥有的人,游戏便成了唯一的避风港。那些谴责游戏使孩子们沉迷、进而耽误学习的家长和老师们,可曾想反思过自己给孩子创造了怎样的环境?

通过上面的对比,我们可以清楚地认识到:游戏是理想化的人生。在游戏中我们有明确的阶段性目标、清晰而公平的规则、良好的即时反馈机制,然而这些在人生中都不存在。由于我们向往这些美好的事物,所以游戏才让人如此地沉迷。

游戏没有错,沉迷游戏的孩子也不是无可救药。因为在一个愿意玩游戏的孩子心中,还有对真理和美好的追求。

 后话

据说人全身的细胞代谢一遍需要七年,之后的你虽然还是你,但已经完全不是之前那个你了。用李笑来的话来说:七年就是一辈子。

我们可以把每一辈子玩成不同的游戏,这辈子玩升学游戏,下辈子玩销售游戏,下下辈子玩创业游戏……即使你已经浪费了一辈子的时间,没关系,我们还有下辈子。现在开始好好玩,不晚。

随着科技和时代的迅猛发展,目前所知的一切都在不断被颠覆,我们永远无法预测明天的世界会发生什么变化。但正因如此,我们才有动力、有激情去生活,把自己的人生游戏玩得更加丰富精彩。

一个人的游戏是孤独的,我们只能靠自己。针对设立的目标制定立计划,用各种手段进行自我激励,不断修正自己的方向,努力保持自己走在通往目标的道路上。

但是在找到价值观和目标相同、值得信赖的“战友”之后,我们可以互相激励,照亮彼此前方的道路,承担起自己能承担的责任,一起去打团队副本……

来,一起玩?

此条目发表在 文学, 杂文, 游戏, 游戏人生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