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游戏】(四) 扫雷时代

2006~2007:扫雷时代

对扫雷的兴趣源自2002年和同事的一次比拼。当时公司有一台服务器,在等待很多耗时许久的操作完成的过程中,我们在百无聊赖之中在服务器上玩起了仅有的游戏——扫雷。后来我们还曾有过大家一起扫雷,谁没扫出来谁请客吃饭的经历,结果是大家都饿个半死,谁也没扫出来,最后是让出点子的人请客吃饭。

2003年我找到了阮小二的神州扫雷网和Damien的国际扫雷排行。看到当时的世界第一Lasse Nyholm的录像后,由于速度太快,我认为他是开挂的。接下来我便“有样学样”,用变速齿轮制作了一个“完美”的作弊录像,于是“成为”了中国扫雷第一。之后神州扫雷网关站,我便被其他游戏吸引了注意力。

在经历了各种网络游戏的洗礼后,我在2005年重拾了简朴纯真的扫雷。看着自己当时作弊的录像,我发现只要通过加快思考和反应速度,不需要作弊也可以到达这个水平。于是每天晚上听音乐提神、热水泡手、改小分辨率等等,通过努力的练习一路Sub60、50、40,最终真的成为了中国扫雷第一。详细的过程,我写在这篇文章里。

正如我在这篇知乎里提到的那样,扫雷是一款很依赖运气的游戏,很多情况下是不能靠推理得出答案的。想要追求极限的速度的话就要放弃思考,靠直觉和条件反射来完成游戏。一个局部怎样以最高效率处理,需要大量经验的总结提炼,并固化到条件反射中,才能在实战中用出来。扫雷给我的最大启示就是:只要有实力,保持好心态,总有一天会抓住机会的。

话说神州扫雷网关站后,国内居然没有出现一个扫雷网站,只有马静和我用最简陋的HTML建立一个静态页面,维护着国内的扫雷排行。由于我在工作中学会了ASP编程,便萌发了做一个专门的扫雷网站的想法。

2007年1月,第一版网站就上线了。很快联众扫雷、qq挖金子的各方神圣都闻讯前来,扫雷网得以不断壮大。由于大家热情高涨,我投入了很多时间开发网站的各项功能,印了一批T恤,还在上海举办了第一次全国雷友聚会。由于我写了一些教程,加上与“小张”的谐音,雷友们赐给我一个外号“校长”。

中国的扫雷高手一直散落在各地,现在终于通过了扫雷网这个平台聚集到了一起,水平进步飞快。2005年时世界排名TOP100里的中国人用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而到2013年已经独占38席,排行榜上一片红旗飘扬,真正成为世界扫雷第一大国。

为了能去匈牙利参加首届微软扫雷锦标赛,我登报宣传寻求赞助,征求家人的经济支持,让国外朋友快递邀请函,还请了一个月的假去北京办理签证,结果由于申根国家签证太严,很遗憾没能成行。

当时支持对战的扫雷游戏只有联众扫雷和QQ挖金子,前者总有断线和卡死的bug,后者则只有固定重复的地图,且完成游戏后不能查看时间成绩。由于玩的人很少,联众和腾讯都已经放弃了继续维护。无法忍受的我用HTML和JS做了一个简陋的对战平台,但由于水平不足,玩的人稍多一点服务器便会卡死。遗憾的是后来此事一直搁置,至今仍没有做出一个满意的对战平台。

2008年初推出新版的扫雷网,并成功Sub40成为世界第二后,我迷上了魔方,于是扫雷渐渐淡出我的世界。扫雷网交由一群热情雷友继续维护,他们为了这个网站贡献了无数时间和精力,包括组织比赛,提出各种修改建议,发现并督促我修改各种bug。而我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拖延,实在愧对他们。

我停止扫雷的五年间,都没有人打破我的记录,这曾让我怀疑中国的扫雷是否还有希望。终于到了2013年,这个记录连续被两个人打破:杨萧杨周丹。现在我终于相信,中国的扫雷人还会继续不断前进,继续改写扫雷的历史。

此条目发表在 游戏, 游戏人生 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