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游戏】(五) 魔方时代

2008~2010:魔方时代

初试魔方那是2006年,一个同事扔给我一个魔方。研究了半天怎么也拼不成功,于是在网上开始寻找资料学习,用层先法第一次还原大概三分钟左右。由于周边没有人玩,我也就满足于能简单还原就行,没有去学习CFOP等高级方法。

一次到北京出差的机会,让我参加了一次魔友聚会,这才发现自己是井底之蛙。原来魔方不只三阶一种,原来魔方是有品种的,原来是魔方是需要润滑的……使用了润滑后的魔方,一下子进步到50秒。

在魔友聚会中我感受到了那种大家放下学习工作中的烦恼,只是在一起玩魔方的那种纯粹和快乐。回到西安后我便开始组织一月一次的魔友聚会,一直坚持到2010年离开西安为止。西安魔友逐渐成为国内最活跃的魔方爱好者地区团体之一,由于聚会频繁,团体水平稳步上升很快。

我开始下决心学习CFOP,于是魔方从不离身,等电梯、坐公交甚至走路都在拧,很快便SUB20,跑到广东去参加公开赛,获得第9名。尝到甜头后我便深究CFOP,逐条优化公式,探索多向公式,发布了一系列CFOP教程,奔赴全国各地参加WCA公开赛,职业生涯中共获得九冠六亚,六次打破全国记录,魔友们送我外号“老张”。

2009年我被CCTV-6邀请去参加《佳片有约》的录制,第二年又参与了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江苏卫视的《时刻准备着》《幸福晚点名》。几次上电视的经历除了让我体验了聚光灯下的感觉、见识了现场录制的一些内幕外,也在我心中破除了对所谓明星的“仰慕”,因为他们不仅是普通人,而且生活在一定程度上很不自由。节目的过度娱乐化也让我很反感,因此拒绝了之后一些节目发出的邀请。

2009年我结婚,由于朋友不多,我便突发奇想邀请全国各地的魔友给我录制一段祝贺视频,没想到各地魔友居然纷纷响应。婚礼当天播放了十四个地市魔友的集体贺词,气场盛大无比,至今仍让我感动不已。

我在西安先后筹办了两届WCA公开赛。2010年为了改变魔方比赛中选手各自为战的性质,我还挖空心思设计了一个赛制:抽签分组、PK晋级,每次还原前先写出要SUB的时间,成功SUB之后才算获得成绩。再加上主持人的互动,观众和选手都感觉很刺激,可惜这次尝试之后没有人再对新赛制进行探索。

2010年后,随着全国魔友的整体水平快速提升,众多sub11的少年选手以及“陕西双杰”樊浩玮和阴目仑的崛起,我在国内比赛中接连失利,又迷上了俄罗斯方块,便从此逐渐淡出魔方圈。

魔方让我踏遍了半个中国,让我结识了那么多好友,也让我认识到“努力练习才是王道”。很多人把我看成游戏天才,其实我最清楚自己根本不是天才,得到的成就不过是在别人还不够努力时拼搏了一把,而失败就是别人努力起来而自己松懈了而已。

现在反思自己其实当初是抓错了方向,如果早点把注意力放在最有优化空间的CF衔接部分,而不是盲目地追求多向公式的话,水平应该可以再上一层次。但由于“中国第一”的心障,事先认定自己是最强的,方向是没错的,严重阻碍了自己的发展。

最后让我倍感遗憾的是没有在西安公开赛上获得过一次冠军,也许这就是宿命吧。

此条目发表在 游戏, 游戏人生 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