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游戏】(七) 反思

“人生中最困难的事情就是认识自己。”
                                     ——希腊谚语

前言

我写本系列文章的目的,不仅在于记录自己的游戏生涯,更重要的是从这些经历反观自身,认识自己。进入社会十二年,如同身处大海一般,一直在随波逐流,浑浑噩噩,不知该去向何方。我想,是时候该好好反省一下了。

之所以选择游戏为切入点,是因为生活中的诸多选择都难免受到外界因素的干扰,或因生活所迫,或因外界压力,不能真实地反映自己的内心。而游戏则提供了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理想世界,我不会在这里欺骗自己、做违心的事,因此所做的每个选择都真实体现了我的内心。

我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

我之所以会去研究一些游戏的源动力,是为了战胜身边的人,以期获得赞许和认可。往往在达到这一目的后,我就满足在身边的人对我的羡慕、赞扬之中(如泡泡堂、卡丁车、DOTA之类),动力消失后就停滞不前,所以我在这些游戏中没有获得任何成就。

但在这个过程中,我能发现并开始享受某些游戏中真正的乐趣(如扫雷、魔方、CS、俄罗斯方块之类)。在游戏中自发地追求纯粹的快乐,这才是真正强大的动力,也是我在这些游戏中取得了一些成就的原因。

在这种动力的作用下,我会想出办法来创造不具备的条件,克服遇到的各种困难。所以我会购买鼠标键盘耳机等专业设备,我会购买各种品牌的魔方、尝试无数的公式,我会去改键盘、尝试双键打法等等。

然而在取得一定成就之后,我就开始在意别人的评价,我会为了证明“中国第一”而去参加各种比赛,并把比赛的失利归因于发挥失常、运气不好。当目标不再是追求纯粹的快乐,而是功利性的维护名誉时,失败便成为可以预见的结局。

我是一个害怕孤独的人

我会去尝试别人在玩的新游戏,而大家都不玩之后我也索然无味,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争强好胜,还因为我渴望融入他人的世界。换言之,我的内心世界是寂寞且空虚的,我想这应该和我孤独的童年成长经历有一些关系。

我会花钱租服务器去组建CS战队,我会和同事一起玩自己决不会独自玩的网游,我会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去建设扫雷网、组织魔友聚会和比赛,我会不遗余力地帮助想练习双键的玩家……这一切都证明了我对孤独有多么强烈的恐惧。

我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

严格意义上来说,魔方是一个单人进行的游戏。但它是很有表演效果、很能抓人眼球的一个东西。回想起来当年乘车走路都在随时练习魔方的我,有多少是真的为了练习,有多少是想吸引旁人的目光呢?我真的难以回答这个问题。

在百度百科的编辑权限还不是那么严的时候,我为自己创立了条目。之后每当别人对我说“名人啊,百度百科都有你”时,我表面上说都是网友编的,内心却窃喜不已。甚至有段时间我的签名档里都写着“欲知详情请百度本人”。到现在想改得谦虚一点时,却发现已经没有权限进行修改了。

曾经在各大论坛的签名档里,我都写过“xx第一人”之类。后来开网店印名片时,也把这些都印在上面。我那时是多么天真呵,不知道这些都只是过眼云烟而已。

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刻意地隐藏自己,反感别人提起自己曾经拥有的光环。当在别人不关注你的现在,而是你的曾经时,我感觉自已仿佛已经死去了一般。为什么要用那些标签遮蔽住一个正活生生站在你面前的人呢?

我是一个缺乏耐心的人

通过我玩千年的经历可以看出,我对需要漫长等待才能看到结果的事情没有足够的耐心。正如我把各种武功练到90%就放下了一样,我在每个游戏上都没有做到坚持到底,所以获得的成就十分有限。当进步遇到一个瓶颈时,我就很容易把精力转到另外一件容易获得成就感的事情上去。

在SUB40成为世界第二之后,我没有继续向世界第一发起冲击,而是转向了魔方。而Kamil在成为世界第一后仍然不断努力,现在已经进步到30秒,且很有希望成为全世界第一个SUB30的人。

在魔方成为中国第一之后,我没有想进一步去提升在亚洲乃至世界上的名次。在被别人超越之后,没有试着再次突破自己,而是转向了俄罗斯方块。

在俄罗斯方块横扫联众之后,我又在强手如云的Q块面前退缩了,而是转向了星际争霸……

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

从我对魔方多向公式近乎顽固的探索可以看出,我无法忍受任何形式的缺陷和不对称。这种对完美的追求遮蔽了我的双眼,让我没有重视对成绩提高最明显的CF部分。因为精力放错的地方,这直接导致我的水平一直停滞不前,最终被人超越只是时间问题。

而在同时代的扫雷玩家都在提升操作速度时,对局部操作最优化的追求却让我进步神速,最终我的高级记录保持了五年才被打破,这也说明当时的努力方向是正确的。

这同样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会迷上俄罗斯方块这款游戏。因为在追求摆法的游戏过程中,实际上提供的是一种美学上的享受。在让摆法变得更漂亮的同时,块效率也得到了保证。当我用双键一味提升速度时,胜率并不高,而当我利用双键节省下来的时间去思考摆法时,便能所向披靡。

我是一个向往自由和平等的人

从童年对父亲的反叛经历可以看出,我是对各种形式的枷锁和限制都深恶痛绝。这也是我大学毕业后没有继续深造而是选择早早进入社会的原因,我要逃出那个人造的“牢笼”。

我之所以迷恋游戏,也是因为游戏是一个真正自由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你拥有完全的自主权,没有人能强迫你去做什么,也没有人能限制你不能做什么。你可以在任何时候进入这个世界,也可以在任何时候退出。

相对于现实世界来说,游戏中存在着几乎是绝对的平等性(练级型网游和某些平台的“会员特权”除外)。因为游戏规则都是公开的,而且大多由程序来执行,所以不存在任何潜规则。一切都靠实力和运气说话,赢就是赢,输就是输。

人们在现实世界无法找到公平和自由,只好在游戏中去寻找。这就是人们为什么对游戏中不平衡的设计怨声载道,以及完全无法容忍外挂程序的存在的原因。

我是一个开放的人

有时我会问自己,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经验心得、思考探索写出来,如果把这些东西藏在心底,也许别人就不会那么快超过自己,那么我的虚荣心不是可以得到更大的满足吗?

任何“新”发现或“新”技术,也许能在短时间内维持我的荣誉或利益,但从宏观来看,这些并不属于一个特定的人,而是属于整个世界的。我只是碰巧走了一条没有人走的路,最先“看到”它而已。总会一天,会有另一个人走上和我同样的路,发现同样的东西。而我的自私除了使这个世界进步晚了那么一点点外,并没有产生任何额外的价值。

正如我在这篇文章里所说,我之所以这样做,一方面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另一方面可以证明自己的存在,让自己的价值最大化。一个人的时代总会过去,人们不会记得你曾经取得什么成就,但会记住那些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

此外,很多时候自己其实拿着错误和落后的东西在敝帚自珍还不自知,公开出来任人评说才能及时发现,避免浪费时间和精力。即使方向正确,一个人的视野也是有死角的,集思广益方能算无遗策。

 后话

一直以来,我都只看见自己美好的一面,而选择性地忘记自己丑陋的一面。通过这一系列文章,我终于看清了一个争强好胜、害怕孤独、爱慕虚荣、缺乏耐心,却又一直在追求完美、自由、平等和开放的自己。

由于不能正视真实、有缺陷的自己,我一直在带着面具扮演着自己虚构的完美角色,对犯下的错误总要找出无数个理由来解释,来维护自己那不值一提的“名誉”。这样的我伤害了很多朋友、同事乃至亲人,请允许我向你们送上一句迟到很久的话:对不起,我错了!

此条目发表在 游戏, 游戏人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