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摘录

这本书我已读过多次,对书中一些精华句子实在爱不释手,便摘录下来与诸君分享。这些句子并非按出现顺序排列,为使读来更顺畅,我进行了一些整理和分类,并对部分句子做了润色。

良质

良质是一种思想和陈述的特质,我们不能经由思考的方式了解它,因为要给它定义是一种僵硬而正式的思考过程,良质是无法被定义的。但是即使良质无法界定,你仍然知道它是什么。

科学家之所以无法侦测出良质,是因为良质就是他们所侦测出来的全部。

虽然纯粹的良质对每个人都一样,但是体现良质的本源却是人人各异的。

良质不会单独与主观或客观发生关系,而是只在这两者产生关系的时候才会出现,也就是说在主观和客观交会的一刹那。

在认知一项物体之前,必然有一种非理智的意识——良质的意识。

任何经由思想所意识到的总是存在于过去,因而都不真实。所以真实总是存在于你所看到的一刹那,且在你还没有意识到以前。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真实。这种在意识之前的真实,就是良质。良质不只是真实的一部分,它是真实的全部。

先有了纯粹的良质,接着才会意识到主体、客体。所以在遇见良质的那一刹那,主观原是一体的。

用火车来比喻,古典的知识,也就是理性教会所教导的知识,是指发动机还有所有的车厢,这所有的一切和里面装满的货物;浪漫的良质不是火车实体的任何一部分,它是发动机的前沿。真正一列知识的火车并不是静止的状态,它总是要朝某个方向行进,而它的铁轨就称作良质。

良质是有机体对环境的反应。

古典 VS 浪漫

古典的认知认为这个世界由一些基本形式组成,而浪漫的认知则是由它的表象来观察。

古典的思想依赖于理性和法则,而浪漫的模式主要有丰富的灵感、想象力、创造力和直觉。

古典的事实主要是理论的,但是也有它自己的美学;而浪漫的事实主要是美感的,但是也有它自己的美学。理论的和美感的是在一个世界之中的分歧现象,而古典的和浪漫的则分属两个不同的世界。

对一个浪漫的人来说,古典的方式往往显得很沉闷,呆滞而且丑陋。对一个古典的人来说,浪漫的人很轻浮而没有理性,心情起伏不定,不值得信任,只对享乐感兴趣,是一种肤浅的人。目前还没有人可以真正融合两者,因为这两者之间根本就找不到任何交点。

我们从所观察到的事物当中选出一把沙子,然后称这把沙子为世界。我们可以把沙子分成很多部分。古典的认知法就是针对这些不同的沙堆以及分类法还有彼此之间的关系,而浪漫的认知则是针对分类之前的那把沙子。它们彼此互不相容,但是都是观察世界的方法。如何把这两者合而为一;却不伤害到彼此?这种认知法就是直接把重点放在沙子的来源,也就是无穷的景致之中。

为人

往往我们对别人指责最严苛之处,就是我们最害怕自己的地方。

除非一个人真正感觉到需要别人的帮助,否则别人的介入只会引起他的厌烦。

通常你很容易对你深深厌恶的对象压抑自己一时的怒气。

如果有人不懂心存感激,而你当面告诉他,那么就等于是在骂他,这样你什么事情都解决不了。

如果你直接面对疯子,你所了解的就是他疯了,这等于是根本不了解他。要了解他,你就必须从他的角度看事情。

身体上的距离和寂寞毫不相关,造成寂寞的原因是心理的距离。大部分的人很可能对周遭的一切毫无知觉,大众媒体让他们以为身边的事物是不重要的,这就是他们寂寞的原因。

行动

我并不想仓促行事,因为仓促本身就是20世纪最要不得的态度,当你做某件事的时候,一旦想要求快,就表示你再也不关心它,而想去做别的事。所以我想慢慢来,用我找到被剪断了的销子的态度,有了这种态度才能发现原因,这样才能仔细而且透彻地进行这件事,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我一样一样地翻,想找到手电筒,过了很长时间我才突然意识到,我不需要手电筒,我需要的是弯刀,而弯刀就在我眼前。

有一件事情很重要,就是不可以在大太阳底下直接修理车子,也不可以在你累了一整天下来脑筋不清楚的时候修理,因为即使你已经修理过千百遍,也应该在修理的时候保持机警的头脑,找出其中的问题。

如果你一面想要说什么,一面想先说什么,就太复杂了。所以要先把他们区分清楚,列出要说的事,然后再推出先后顺序。

如果你只是为了爬到山顶,这种目标是很肤浅的,维持山的活力是靠周遭的环境,而不单单是山顶而已。

如果你想通过爬上山顶来证明你有多么伟大,你几乎不可能成功。即使你做到了,那也是一种很虚幻的胜利。为了维持这种成功的形象,你必须在其他方面一再地证明自己,而内心则常常恐惧别人可能会发现这种形象是虚幻的,所以这么做是错的。

一个实验并不会因为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就被称为失败了,只有它的结果无法测出假设的真假时才会被称为失败了。

思维

对于别人相信的鬼魂,我们很容易无知而且自负地就进行攻击,但是对于我们自己心中的鬼魂,我们却非常无知而且盲目地信仰着。

如果只触及问题的结果,而不知道问题的原因,是不可能有任何改变的。如果革命能够摧毁一个政府,但是政府背后的理性仍然完整地保留着,那么很快又可以再建立同样的政府。

逻辑有两种方法:1、归纳法:从观察事物开始,然后得到普遍性的结论;2、从一般的原则推论出特定的结果。

理性是指建立我们对世界的了解的方式,而神话则是指史前人类的世界观。

自我

只有在情绪不对的时候,身体上的不适才会更加明显,那时你就会把不适的原因归咎于环境。

你的感官所得到的讯息只能证实它的存在,但是这些讯息并不等于它。

如果你真的不关心,你就不会发现它出问题了。所以发现它出问题就表示你关心它。

如果你一直向前看,或者只看到目前的状况,对你并没有任何意义。一旦你回顾以往,就会看到一种模式隐隐出现。

在精神上和生理上都可能被卡住,不应逃避被卡住的情形,它是达到真正了解之前的心灵状态。

教育

修辞规则是在文学作品写成以后再找出来的,作者不是依照这些原则来写作。

之所以写不出来东西,是因为想不出有什么值得重复写下来的东西。其实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观察,而并不需要在乎别人写过什么。

越聪明越认真的学生越不需要分数,很可能是因为他们对学问的本身比较感兴趣。而越懒惰越愚笨的学生则越需要分数,因为可以让他们知道自己是否及格了。

真正的大学本质上并不是物质的,也不是警察能保护的一些建筑。真正的大学是心灵的世界,是多少世纪以来流传给我们的理性思想,它不存在于任何特定的建筑物之内。大学的本质在于流传下来的理性的自身。

学校、教会、政府和政治组织这种机构,都是想用某种特定的目标而非真理来引导别人的思考,以使他们的机构能够继续存活下去,以控制别人来继续为这些机构服务。

工作

你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做的很漂亮,也可以做的很丑陋。

如果有的人工作很枯燥——或者手中的工作迟早都会变得很枯燥——为了让自己过得愉快些,他会开始选择良质,然后悄悄地为自身着想而追寻这个目标,因此使自己手中的工作变成一种艺术。

“卓越”暗示着对生活的完整或唯一性的尊重,因而不喜欢专门化。它还暗示着对所谓的效率的轻视——它具有更高等级的效率,它不止要求生活的一部分卓越,而且要求生命的本身就很卓越。

一旦你被训练得轻视自己的喜好,那么当然你就会对别人更加顺服——变成好奴隶。一旦你学会不做自己喜欢的事,那么你就会为整个体系所接受。

此条目发表在 文学, 杂文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