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巡】(下)

【第三幕】

人物:光绪帝、冯国远、赵太监、庞太监、御林军

地点:北京城外一个大湖,鸟语花香,景色诱人

【光绪帝上】

光绪帝:(赞叹不已)小赵子果然没说错,的确很好玩!(走到湖边)
光绪帝:咦,这里有朵好看的花,待朕摘下带回去赏玩(伸手摘花,不慎掉入湖中)

【冯国远上】

冯国远:这湖里的鱼肯定不少,待我捞它一网。
光绪帝:救命啊!救命!!
冯国远:啊!有人落水了!(提扁担上前救起光绪帝)
光绪帝:阿——嚏!感……谢先生再次搭救……阿嚏!
冯国远:又是三爷啊!您怎么会掉到湖里去呢?
光绪帝:朕,啊我……要摘那朵花……不小心就掉——阿嚏!下去了……
冯国远:那花啊?待我去摘来!(用扁担压低树枝,将花摘下)给您!
光绪帝:(将花接过,从怀中摸出一个坐垫)先生数次相救,无以为报,这个坐垫倒还合用,就送给先生吧!
冯国远:这……这怎么行?
光绪帝:拿着吧!(塞给冯国远)你都救了我好几次了,我这是涌泉之恩滴水相报,先生只要不嫌湿就行了!
冯国远:不会不会,(看看坐垫)做得很精致呀!谢谢了!
光绪帝:阿——嚏!我得回去换衣服了……告辞!
冯国远:不送了啊!

【光绪帝下,冯国远将坐垫晾起,在湖中撒开了网】

【庞太监、赵太监、御林军上】

庞太监:皇上————您在哪里————
赵太监:皇上————我们来救您来啦!
庞太监:死强盗!——快把我皇放出来——
御林军:大人,那边有人在湖边捕鱼,要不要过去问问?
赵太监:嗯。

【御林军走上前】

御林军:喂,打渔的,见到一伙强盗绑着一个人么?
冯国远:你找强盗干什么?
御林军:(自言自语)这人说不定也是强盗的同伙……也许他还不知道是皇上,不如骗他一骗。
御林军:哦,那人犯下了命案,我等奉命前来捉拿,快说,那人在哪里?
冯国远:(自言自语)三爷不象恶人,莫非是被冤枉?我不如骗他一骗。
御林军:你在说什么?
冯国远:嗯,我是说,没见。
御林军:真没见?
冯国远:真没见!
御林军:(作着急状)糟糕,今天要是捉不到那人,大人就要杀了我全家……可怜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抹泪,偷看冯国远仍不开口,怏怏退回)
御林军:(向赵太监)回大人,他说没见。
赵太监:真的没见?
御林军:小人用尽了法子,他都说没见,也许他说的是真的?
庞太监:哼!
赵太监:那就走吧!

【三人走近冯国远】

庞太监:咦,这不是皇上的黄龙坐垫吗?
赵太监:啊!这人是强盗!
庞太监:(向御林军)速速拿来,重重有赏!如果跑掉,拿你开刀!
御林军:是!!

【御林军上,绑起冯国远】

冯国远:绑我干什么?我又没犯法!
御林军:老实点!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庞太监、赵太监上前】

赵太监:(指黄龙坐垫,对冯国远)这个是怎么来的?
冯国远:这个……一个强盗送的。
赵太监:他为什么送你?你为什么收下?
冯国远:这个……他用刀逼着我收下的。他为什么送我,我不知道。
庞太监:这个强盗还真有意思,抢来的东西要送人?他和你是什么关系?
赵太监:来呀,带回去!
御林军:是!

————-幕落

【第四幕】

人物:光绪帝、赵太监、庞太监、御林军、冯国远、衙役、内侍

地点:刑部大堂

布景:墙上绘有大海落日图,两椅咦桌,惊堂木端放,衙役门手持大棍,堂上摆放各种刑具,当中高悬“公正廉明”四字牌匾。

【赵太监、庞太监上】

衙役:(下跪)迎两位公公!
赵太监:起来!
衙役:谢两位公公!(起)

【赵太监、庞太监端坐】

庞太监:带强盗!

【冯国远被御林军押上】

冯国远:放开我!放开我!
御林军:老实点!这可是刑部大堂,跪下!
赵太监:你叫什么名字?
冯国远:冯国远。
赵太监;哼!为什么做强盗?
冯国远:我怎么会做强盗?
赵太监:哼!拿黄龙坐垫是不是你抢来的?
冯国远:大人啊,那坐垫真的是一个强盗送给我的!
赵太监:哼!强盗会把抢来的东西随便送人?笑话!他是你什么人?
冯国远: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我不认识他。
庞太监:嘴皮子还挺硬嘛!来人,先打二十大板!

【衙役行刑,少顷刑毕】

冯国远:哎呀,好痛!
赵太监:快说,你是不是抢了东西?被抢的那个人现在在哪里?
冯国远:啊,我不知道啊。
庞太监:再打二十大板!

【衙役又行刑】

赵太监:现在招不招?
冯国远:实在不知!
庞太监:再打二十大板!啊不,四十大板!我就不信你十铁打的!

【衙役行刑】

冯国远:啊……痛杀我了!
庞太监:你招是不招?
冯国远:我实在是不知道啊!
庞太监:再打二十大板!
冯国远:(破口大骂)狗官!你还是不是人啊?挨打又不是你,你喊得倒轻松!这般严刑逼供,天下还有没有王法?
庞太监:(大怒)上大刑!
衙役:(取刑具)是!
庞太监:行……
内侍:皇上驾到!

【光绪帝上】

光绪帝:两位爱卿!
赵太监:啊!皇上!
庞太监:您可回来了!
光绪帝:朕回来了!(不高兴)你们遇上强盗就跑了,害得朕差点丧命!
赵太监:皇上!您怎么逃出来的?(见光绪帝不高兴)皇上,奴才刚抓了一个强盗给您消气!(指冯国远)就是他!
光绪帝:(仔细看冯国远)啊……你是……
赵太监:皇上,怎么样?认出来了吧?
庞太监:(讨好)皇上,还是奴才认出您的黄龙坐垫才把他捉来的呢!
光绪帝:(气得发抖)你……你们做的好事!
庞太监:谢皇上夸奖!……
光绪帝:(气不打一处来,扬手打了庞太监一个耳光)……你们……你们……(指冯国远)是他连救朕三次,朕才亲赐黄龙坐垫一个,你们居然把他当强盗抓了起来,还敢在朕面前卖弄!来人啊,押下天牢,听候发落!
御林军:喳!(绑起赵太监、庞太监下)
冯国远:啊!三爷……您……您是皇上!
光绪帝:先生,您一定受了很多苦……(见冯国远遍体鳞伤,大怒)这群混蛋!
冯国远:(挣扎起来)参见……皇上!
光绪帝:起来起来!你只要把实话告诉他们不久行了吗?怎么会打你呢?是不是他们不相信?
冯国远:皇上啊,他们说您是一个犯下命案的逃犯,逼我说出您的下落,我以为他们冤枉你,所以只说没见。又被他们认出那坐垫,我无言以对,被他们带到这里来审问,动不动就是二十大板四十大板……
光绪帝:(大怒)来人哪!

【御林军上】

御林军:属下在!
光绪帝:把那两个东西给我斩了!
御林军:……皇上说的可是赵公公和庞公公?他们不知道何处冲撞天颜,要将他们斩首?
光绪帝:哼!
御林军:(见光绪帝没发怒)纵有一时之错,也可改正,请皇上收回成命!
光绪帝:(怒)就凭你也敢为他们求情?你是不是收了他们的好处?还不快去!不然连你一起斩了!
御林军: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去办!(下)
光绪帝:(向冯国远)是谁把说朕说城是犯有命案的逃犯?
冯国远:就……就是刚才的那御林军!
光绪帝:(冷笑)哼,这种人不杀,难接朕心头之恨!

【御林军上】

御林军:回皇上,已经押赴法场了。
光绪帝:好,朕叫你再押一个人去!
御林军:谁?
光绪帝:就是你!
御林军:啊?
光绪帝:你为什么把朕说成犯下命案的逃犯?
御林军:(跪倒在地)属下不是有意的!

【内侍上,绑起御林军】

御林军:皇上饶命啊!
内侍:走!(下)
光绪帝:(叹气)唉!朕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些人的丑行!
冯国远:皇上,以后不要乱杀人了。
光绪帝:走吧!陪朕散散心去,朕太闷了。

————-剧终

此条目发表在 文学, 短篇小说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