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战争】

夜深了…
尽管这是一个繁华的大都市,此时也已经安静下来.
然而此时,一个房间的灯还亮着.

这是城市里最低档的平房,门口的下水道传出一阵阵的臭气.

他的邻居不知道他每天都在干些什么,只知道他房间的灯总要亮一个晚上,并且准时在第二天中午看到他头发乱糟糟地出来买方便面.
他是什么人?为什么每天猫在房间里不出来?没有人知道.

打开电脑,屏幕上出现了数个窗口,麻利地敲入一系列数字和字母,他点着一只香烟衔在嘴里.
今天又是一个通宵..

后天就要交房租了,可是这个月的稿费还没有寄来.
他的双手在键盘上飞快地跳动,一行行文字也飞快地出现在屏幕上.
明天也许能够收到一笔汇款吧?这样就可以不用再受房东的恶气了.

世界上没有比专职网络写手最苦的人了,他想.
没有工作,没有亲人的关怀,没有一切正常人应该拥有的东西,只有一台自己打短工攒的电脑,还有一只33.6k的破猫.

砰..砰..砰..
教堂敲响了午夜钟,他站起身来,搓了搓已经冻得麻木的双手.
一篇文章已经基本完成,他点开连接,那只破猫开始发出”吱吱”的叫声.
这只猫已经老了,是买只新猫的时候了,他想,可是他没有钱.
深夜里拨号是很容易的,他点击了”发送”按钮,一篇文章,带着他的希望和理想,就这样飞了出去.

他只有18岁.
一年前,为了自己的理想,他带着两百块钱离开了家,来到了这个城市.
在家里受够了父母的打骂的他,发誓一定要在网络上搞出名堂,改变父母那一成不变的升学教育法.
可是到了社会上,他才知道这样做有多难.

离开车站没多远,他就被两个小青年打了一顿,抢走了身上所有的钱.
如果不是他在鞋底藏了五十块,他就只能靠乞讨为生了.
一年来,他在饭店打过工,在马路上卖过报,一切能干的他都干了.
过了十个月,手里紧紧攥着一个布包的他,走进了一家电脑城.那个布包里,是三千元钱,由一元两元五元纸币还有硬币凑成的三千元钱.
那是他的血汗钱.他开始明白为什么向父母要上两三块钱去上网都是那么的难.
老板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个灰头土脸的男孩,卖给他一台二手电脑.
他红着脸,一句话也不敢说,匆匆地把电脑扛走了.

把电脑带回租房后,他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痛哭了一场.
为什么生活就是这样的残酷?
他本来完全可以留在家里,好好读书,父母一样会好好对他,他一样能上大学,能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工作.
但是路已经走到这里,没有供他选择的余地.
从此后,他的生物钟调了个个儿,白天睡觉,晚上打字,理由只有一个:晚上网费便宜.

“呜~~~~呜~~~呜~~~”
电脑突然发出的这种声音,使他从憧憬中醒了过来.
两个月来,他一直在刻苦钻研编程语言,自己编了不少程序,还给自己做了一个工作助手,可以提醒自己的工作.
关闭屏幕上弹出的一个窗口,他想,晚上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是放松一下的时候了.

点击屏幕上的一个按钮,BBS界面出现在眼前.
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还在上学的时候,他就来过这里.
这里没有什么赚钱的法子,更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只有很多帖子和很多人在里面.其中有他的朋友,有他的对头,更多的是不认识他的人.

没有什么比上BBS更吸引人的了,他想.
转了几个版块,都是一些老写手在那里无聊地打转.
他回了几个帖子,突然觉得自己的胸口一痛,好象有一把钻子在里面钻着他的肺一样.
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在工地没日没夜地干活的时候就曾经这样过.他习惯性地捂着胸口,用一只手哆嗦地在键盘上打字.
网费很贵,所以一秒中也不能浪费.不一会儿,什么事都没有了.

他看了看BBS上的那些无聊争论,眉毛皱了一下.他点了一个按钮,离开了网络世界.
这样的生活实在太乏味发,他想.
难道自己追求的目标就是这个吗?他不敢想,可又控制不住自己.

打开一个文件夹,那里都是他写的文章,有一百多篇.
他一篇一篇地欣赏着,自我陶醉着,回想着自己写这篇文章的情景.
这是他自己编的浏览器,每看完一篇,点击一个按钮就可以转换到下一篇文章.这曾经是他引以为豪的事情.
尽管他看得很慢,有时候看到一半还倒回去看,可是也有看完的时候.
当他看到”下一篇”按钮消失的时候,他内心在呼喊:”不,不可能!”
鼠标点击了屏幕上一切可以点击的地方,可是确实没有了.

他的头脑开始热起来.
他站了起来,从房间中横拉的绳子上抽下一条湿毛巾,敷在脸上.
他倒在床上,顺手关掉了灯.
很累了,今天就这样吧,他想.
但是他不能休息.
定了定神,他又拉开了灯,坐到电脑前.
很平常的一夜…

第二天的中午,他起身关掉电脑,走出了房门.
他早已习惯了下水道的臭味,两步跨过它,转了几个弯,跑到一家小卖部.
“还是两包方便面?”老板早已经习以为常.
他茫然地点点头,递出一元钱.

时间就这样过去..

终于有一天,他受不了了.
他破天荒地在白天上了网.
在BBS的帐号已经红得发热,他实在厌烦了那些网上朋友们的问候.
他申请了一个新帐号,从新来过.
没想到的是,大家都把他当作一个新朋友来对待,没有人认出他来.
一个念头从脑中升起.

第二天他一上线,QQ便不停地叫起来.
“快来呀,BBS上出事情啦~”
他怀着一种奇怪的心情登陆BBS.
一个大家从没见过的ID,在BBS上攻击几个老写手.在BBS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他笑了,笑得很诡异,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这个新ID,就是他自己.

他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换一种身份活着是这样的快乐.

从这天开始,BBS就没有安静的时候了.
与此相反的是,他居然可以在晚上安静地睡着了.
他的胸痛又逐渐加剧了,但是他上网更加频繁,生物钟又倒了过来.

一天,当他心满意足地下线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写文章了.
这天晚上,他努力使自己坐在电脑前工作,但是没有用,他最终还是伏在电脑上睡着了.

第二天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两点.
明天就是交房租的日子,同时要交的,还有电话费和网费.
查了查记录,他吓了一大跳.这个月的网费恐怕已经上千.

他想逃.
可是逃哪里去呢?
家是肯定不能回的,可是除了家,他还能去哪里呢?
他彻底绝望了.

这一天晚上,他精神出奇地好.
BBS上的一个个ID依旧在活跃着.
其中有几个就是他.
这一个月来,他已经用一个个陌生的ID,干了很多”大事”.
他骂了以前最敬重的朋友.
他侮辱了最喜欢的女孩.
他…
这天晚上,他决定要把一切告诉大家.

第二天早上,当房东破门而入的时候,发现他面带微笑,趴在电脑前一动不动.
电脑上闪动着十多个QQ头像.
法医鉴定为肺癌晚期.

此条目发表在 文学, 短篇小说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