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碎星辰的人】[下]

〖磨难〗—— The Hardship

Stukov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潮湿的洞穴里.
他吃惊地发现自己自胸以下都是一种绿色胶体,就像被打了石膏一样动弹不得.
“别试图挣扎了,Stukov少尉.”Frazh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
“Zerg女王的聚化液有超强的胶性,反抗是无济于事的.”

Stukov愤怒地叫起来:”你难道不是人类吗?为什么要和这些怪物..”
“因为我也属于Zerg.”看着Stukov眼中吃惊地眼神,Frazh笑了:”我就是刚加入Zerg的新成员.”
“….”
“女王要见你,走吧!”几只Drone爬过来,用钳子夹起Stukov,跟在Frazh身后.

Stukov被带到Radiskord前时,Radiskord依然在Hive的上空盘旋.
Frazh口中突然发出一些叽里咕噜的声音.接着高空也传来一阵怪诞的声音.
“女王问你,人类科学家在什么地方?”
Stukov在沉默.
“地球卫队拥有哪些先进武器?”
Stukov干脆闭上了眼睛.
“各种武器的图纸在什么地方?”
……

Frazh提了无数问题,而Stukov没有给任何表示.
“Stukov,你要知道拒不回答所要付出的代价!”
Stukov突然睁开眼睛:”你们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这个嘛..”,Frazh顿了一顿,”其实告诉你也无妨,在地球上还有一个被脑虫寄生的Terran.这份计划就是他泄漏给我们的.”
Stukov合上了眼睛.
“你真的不肯回答女王的问题吗?你要考虑清楚!”
“死心吧,我不会回答你们的任何问题!”

Frazh一挥手,Drone把Stukov夹了起来.
Stukov突然伸出右手,作了一个”V”型的手势.
“伟大的人类一定会战胜你们!”

Frazh叽里咕噜一阵,Radiskord嘎嘎地尖叫起来.
“你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而后悔,Stukov少尉.”Frazh面无表情地说.
一只Zergling窜了过来,利爪一挥,Stukov只觉右手一阵剧痛,登时昏了过去.

当Stukov醒来时,发现自己又躺在潮湿的洞穴之中.
钻心地痛楚从右手传来,Stukov发现自己的右手的四根手指,竟然被齐根削去!
“见鬼!”
三十年来Stukov从未受过伤,这次可算栽了.
“该死的Zerg…”他咒骂着.

Frazh来了.
“你来干什么,滚开!”Stukov身子一动,痛彻心扉,不由惨叫一声.
“这里有些消炎药,还有阿司匹林,是从我的工具箱里找到的.也许你会用得着?”
“别惺惺作态,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我是怕你早早地死了,会丧失不少有用的情报.”
“我是不会说的,你们去找那个被脑虫寄生的Terran吧!”
“被脑虫寄生的Terran是不会保留任何记忆的,估计他很快就会被人类发现.”
“…..难道说你也?”Stukov眼睛睁大.
“我虽然会说人类的语言”,Frazh在他旁边蹲了下来,”但我的灵魂是属于Zerg的.”
看着Frazh用纱布为自己包扎,Stukov突然问道:”你不知道自己原来的身份么?”
Frazh突然愣住了,他有些不知所措:”这个,这个…你不要问我,不要!”
Frazh迅速逃开了,留下几颗白色的药片.

〖英雄〗—— The Hero

Stukov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到Hive受审.
每一次回来,身上都会增添好多伤痕.
Frazh每次都默默地给他包扎,上药.
Stukov则给他讲地球上的风景山水,鸟语花香.

Stukov不知道自己在Mar Sara度过了多少时间,但从几乎用光了Ghost服内所积蓄的能量来看,这日子就不短.

终于有一次,Frazh走进洞来,脸色非常难看.
“来了,走吧.”Stukov冲他笑了笑.
突然,Frazh按住了他的双肩:”你还是说出来吧,女王已经没有耐性了!”
Stukov叹了口气:”我来到Mar Sara,就已经作好了随时献身的准备.要死,也要死得有价值!活几百年其实也没什么意思.”
Frazh没有再说什么,他扭头出洞,几只Drone则缓缓地爬了进来.
而Stukov却看到了,Frazh眼中的泪光.

Radiskord依然高高在上.
Frazh又将所有问题重复了一次.
Stukov还是没有作声.

Radiskord愤怒了,突然喷出一股液体,将Stukov的面部全部覆盖.
Stukov什么都看不到了,更可怕的是他无法呼吸了!
他伸出手,想扒掉脸上的胶体,但是没有用.
血液充满了他的脸,他感觉到有一股压力正在压迫他的五脏六腑,全身彷佛要爆炸了一般.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Stukov想.
耳边依稀听到叽里咕噜的声音,彷佛是Frazh…
一个个人纷纷在脑海里出现.
父亲,母亲,Kaiser,Dogrash,…..
另一个世界会是怎么样?Stukov似乎已经看见一位背生双翅的天使在向他招手了.

Stukov在倒在地上的那一刹那,听到了UT_2火箭呼啸飞来的声音.

〖决战〗—— Last Battle

地球卫队司令总署.

Dogrash不安地踱来踱去.
已经48小时过去了,运输舰报告没有发现Stukov.

“这么长时间,任务早应该完成了.难道….”

“报告将军,我们发现了一名发狂的Marine,不知如何处置?”

“把他带到这里”,Dogrash坐了下来.

很快,一个衣服凌乱大呼小叫的士兵被押送进门.

“恩?这不是不久前刚被表彰过的Ludraf吗?”
“是的将军,但他不肯打针!以前他从不这样的.”
“怎么回事?”
“我们小队分到一种新型疫苗,轮到他的时候他就拼命地跑,死活不肯打!”

“Ludraf”,Dogrash很严肃,”你为什么不肯打针?”
Ludraf抬起头来,眼里露出恶毒的神情:”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
“这可不象一个马上要晋升少尉的人该说的话”,Dogrash笑了,”你难道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
Ludraf彷佛有些迷糊,眼神呆滞.

突然,Dogrash发现了Ludraf眼中隐含的绿光.
Protoss所记录的Zerg族资料中,被脑虫寄生后的特征历历在目.
他命令除去Ludraf的头盔,在Ludraf的脑后一摸,果然肿起了一个小包.
回想起有次进办公室时发现鬼鬼祟祟的Ludraf,Dogrash不由倒抽一股冷气.
那一次桌子上放的,正是”SC”特殊行动的计划!

“Stukov一定凶多吉少,不知道还有多少士兵受了感染?不行,得速战速决!”
Dogrash满心忐忑走进Pradesen的办公室.

Pradesen很快作出了批示,地球卫队各分队立刻集结,一只由运输舰,科学侦察船,TFX战机,以及巨神号巡洋舰组成的庞大舰队出征了.
当然,所有的士兵都接受了检查,所幸没有发现第二个脑虫寄生者.
Dogrash亲自带队,地球卫队倾巢而出,只能胜不能败!

Mar Sara在视野中出现了,而且越来越清晰.

“打!”Dogrash下令.

数不清的精确制导导弹飞向Zerg的组织,无数雷射激光枪一起开火,…..
随后,运输舰放下不少泰坦机器人,进行地毯式搜索,一发现Zerg立刻消灭.
然而Zerg的无数洞穴都被导弹所摧毁,泰坦们居然没发现一个活物.
这一场仗赢得如此轻松,却是Dogrash所未曾想到的.

“咳,那是什么?”一个泰坦指着Stukov的身体.
“应该是一个死去的幼蛹吧.”

一些Zerg族怪物的尸体被运回地球作研究之用.其余的被就地火化.
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发现Zerg女王Radiskord的尸体.

〖终章〗—— The End

Stukov成了人类的英雄.
Kaiser得知噩耗,终日以泪洗面,不久也辞世而去.
Protoss从此开始重视Terran的力量,两个种族展开了友好的交往.

好久好久之后,Terran的探索船在宇宙深处发现了一块Ghost专用的记忆芯片.
芯片里记载着以下内容:
“Radiskord带着我离开Mar Sara,来到另一个星球.由于没有Overload与她繁殖,又没有发现其他生命.她渐渐地衰老了,而我全身的能量也即将消耗殆尽.我有意挑选了一个最孤僻的星球,因为我知道最终她会将我作为她新的宿主,但因为能量不够使她不能够再到别的星球去了.地球也终于能重新获得和平.Stukov,但愿地球永远如你所说那么美….Frazh…”

此条目发表在 文学, 短篇小说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