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和金子

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故事:

一个年轻人去请教智者:为什么我才华横溢,却一直得不到重用呢?

智者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头,扔到乱石堆中,让年轻人去捡回来。年轻人在一堆石头中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因为石头和石头之间没有什么区别。

智者又将一块金子扔到乱石堆中,让年轻人去捡回来。这次很容易就找到了,因为金子在石头堆中是那么得显眼。

有的人悟到了: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我要耐心点,总会有人发现我的长处。

有的人悟到了:石头毕竟是石头,我既然没有天份,就不要想那么多了。

……

你悟到了什么呢?

金子的由来

很多人以为金子都是天生的,是直接从金矿里挖出来的。他们不知道:金子原本都是石头。

如果你去金矿里看一看,就会发现金矿石是这个样子的:

从金矿里挖出来的,不过是含有少量黄金成分的石头,甚至只是混有黄金的沙子。 开采出来的矿石杂质很多,根本不能称之为金子,需要经过层层工序的加工提纯。

在这个过程中,矿石经历了无数次割舍,无数次锻造,不断剔除自身的缺点。有的放弃了家庭,有的放弃了朋友,有的甚至放弃了自己。在饱受痛苦煎熬之后,才变成了我们喜闻乐见、黄澄澄的金子。

然而,人们只记住了金子的灿烂,以为它是天生的骄傲,却遗忘了其背后经历过的苦难。

价值的差异

很少有人知道,在那句著名的广告语“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深入人心之前,钻石也不过是一块平凡的石头罢了。

价值不是天生的,而是人赋予的。金子也好,钻石也罢,若不能交换他物,那便一文不值。在饥荒年代,一袋金子可能还不如半斤小米有用。

石头平凡且易得,因而价贱;金子出众且稀少,因而价贵。然而,这是建立在人们普遍奉行拜金主义的前提下,将石头和金子做比较得出的结论。价值是相对的,只有在进行比较的时候,才会产生意义。

不平凡的石头也是存在的,比如作为收藏品的各类奇石,又如价值连城的翡翠玛瑙。名冠天下的和氏壁,也不过是一块石头而已。

烦恼的金子

倘若将一块金子放进一堆金子里,便不再出众。若是将其放入钻石堆中,那金子便会自惭形秽了。

自满的金子选择留在石头堆里,享受那种鹤立鸡群的优越感。久而久之,自己身上的黄金成分越来越少,石头成分却越来越多,最终自己也变成了一块石头。

谦虚的金子明白:只有和金子在一起,才能保证自己的纯度,而黄金的纯度是没有上限的。虽然自己不再总是出类拔萃的那一个,但却能从其他金子那里不断学习并持续进步。

自私的金子一味追求自身的纯度,不允许自己身上有任何杂质的存在。他们以和石头接触为耻,对其不屑一顾,却忘记了自己也曾是一块石头。可惜金子总是会磨损的,当有一天它需要从矿石中获得补充时,没有石头愿意帮助他,最终只能绝望地看着自己消耗殆尽。

慷慨的金子清楚地记得自己的由来,不计回报地将自己身上的黄金分享给其他石头,帮助他们也变成金子。虽然得到金子帮助的石头们,有的不知珍惜,将其挥霍一空;有的反对金子挑肥拣瘦;但仍有很少的石头借此发力,最后真的变成了金子。

许久之后,当年自私的和慷慨的金子都已经不复存在,遍地都是金光灿灿的石头。然而,被石头们记住的,只有那块乐于分享的金子。 

进击的石头

石头也喜欢和金子待在一起。

爱虚荣的石头因为各种机缘来到了金子身边,并以整日和金子为伍而沾沾自喜时常拿和金子的合影、金子的签名出来显摆,显得自己非同一般。却从没有想过金子是怎么变成金子的,更没有想过自己能不能也变成金子。

当机缘散尽,金子仍是金子,爱虚荣的石头仍是石头。离开了金子的石头,还不时向周围的石头们诉说那段和金子在一起的时光,迎接他们羡慕的眼神。

勤奋的石头不甘平庸,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来到金子身边。石头抓住一切机会向金子学习,虽然有时会被冷落,有时会被鄙夷,但总有少数友善的金子愿意提供帮助。

石头好不容易进到金子的世界,但怎样描述也不能让自己的石头伙伴们理解这里发生的一切,因为石头的世界和金子的世界是有区别的。伙伴们笑他太认真,笑他太做作,笑他太傻。

久而久之,当勤奋的石头迎接石头们仰慕的眼神时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变成了一块金子。

时间,会证明一切。

金子还是石头?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战国策·齐策三》

金子不会长时间呆在石头堆里,石头也不可能长时间呆在金子堆里。最终,大部分的金子和石头都会自然地各自聚集成群,二级分化会越来越严重。

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只有富人家才请得起医生,穷人得了病只能靠自己扛。现今资源丰富,选择多起来了,就出现了大多人信奉的唯精英论。不管干什么事都要找最好的人、最好的环境。

于是乎,知名医院和著名专家的科室人满为患,而社区医院和普通科室门可罗雀。甚至连给孩子配个眼镜,有的家长都要找号贩子去买知名眼科专家的号。

其实,看个感冒、缝个伤口,任何一名具备专业修养的医生都足以胜任。最优秀的专家和经验丰富的住院医师之间的差距往往微乎其微,甚至在一些细节的处理上,住院医师比专家处理得更为得当。

“有”和“好”之间只是量变,但“有”和“没有”之间却是质变。在满足基本需求之后,进一步追求质量的边际效益是递减的。有车的人比没车的人具备了一种可能性,因此在生活质量上存在本质上的差距,而普通车和豪车之间的差距并不那么明显。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只是一块石头,而不是金子。

此条目发表在 文学, 杂文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