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游戏人生

游戏与人生

什么是游戏? 我们从小就在各种游戏中长大:赛跑、踢足球、下棋、打扑克、踢毽子……这些游戏不仅伴随我们度过了欢乐的童年,现今还是我们休闲娱乐打发时间,乃至社交的重要手段。 然而由于现实条件的匮乏,我们所能参与的游戏一直受限于场地、道具,以及家庭经济实力和所处于的文化环境。由于这么多限制的存在,我们能玩到的游戏仅仅是九牛之一毛而已,很多世界级的优秀游戏我们仅停留在了解的阶段,更多的游戏我们连听都没听过。 在信息技术日益发达的今天,我们有幸能够跨越地域和文化的鸿沟,接触到更多的游戏。借助电脑游戏和虚拟化技术,我们更能突破场地和道具的限制,体验到原本不可能获得的感受和体验。

发表在 文学, 杂文, 游戏, 游戏人生 | 4 条评论

【我与游戏】(七) 反思

“人生中最困难的事情就是认识自己。” ——希腊谚语 前言 我写本系列文章的目的,不仅在于记录自己的游戏生涯,更重要的是从这些经历反观自身,认识自己。进入社会十二年,如同身处大海一般,一直在随波逐流,浑浑噩噩,不知该去向何方。我想,是时候该好好反省一下了。 之所以选择游戏为切入点,是因为生活中的诸多选择都难免受到外界因素的干扰,或因生活所迫,或因外界压力,不能真实地反映自己的内心。而游戏则提供了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理想世界,我不会在这里欺骗自己、做违心的事,因此所做的每个选择都真实体现了我的内心。

发表在 游戏, 游戏人生 | 标签为 , | 4 条评论

【我与游戏】(六) 竞技时代

2011~2013:竞技时代 俄罗斯方块 从2002年开始,联众俄罗斯方块我一直是断断续续,捡起来又扔掉,扔掉又捡起来。写了不少技术文章,但是自己速度不是最快,摆法也不是最好,所以水平一直停留在中级。直到2010年我受魔方公式的启发,自创了一套双键打法(三个键控制旋转方向,十个键控制下落位置),将速度提升到条件反射的极致,反过来又给了自己思考摆法的时间,这才在联众崭露头角,跻身高手行列。

发表在 游戏, 游戏人生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我与游戏】(五) 魔方时代

2008~2010:魔方时代 初试魔方那是2006年,一个同事扔给我一个魔方。研究了半天怎么也拼不成功,于是在网上开始寻找资料学习,用层先法第一次还原大概三分钟左右。由于周边没有人玩,我也就满足于能简单还原就行,没有去学习CFOP等高级方法。 一次到北京出差的机会,让我参加了一次魔友聚会,这才发现自己是井底之蛙。原来魔方不只三阶一种,原来魔方是有品种的,原来是魔方是需要润滑的……使用了润滑后的魔方,一下子进步到50秒。

发表在 游戏, 游戏人生 | 标签为 | 一条评论

【我与游戏】(四) 扫雷时代

2006~2007:扫雷时代 对扫雷的兴趣源自2002年和同事的一次比拼。当时公司有一台服务器,在等待很多耗时许久的操作完成的过程中,我们在百无聊赖之中在服务器上玩起了仅有的游戏——扫雷。后来我们还曾有过大家一起扫雷,谁没扫出来谁请客吃饭的经历,结果是大家都饿个半死,谁也没扫出来,最后是让出点子的人请客吃饭。 2003年我找到了阮小二的神州扫雷网和Damien的国际扫雷排行。看到当时的世界第一Lasse Nyholm的录像后,由于速度太快,我认为他是开挂的。接下来我便“有样学样”,用变速齿轮制作了一个“完美”的作弊录像,于是“成为”了中国扫雷第一。之后神州扫雷网关站,我便被其他游戏吸引了注意力。

发表在 游戏, 游戏人生 | 标签为 | 2 条评论

【我与游戏】(三) 网游时代

2004~2005:网游时代 我第一次接触网游应该还是2002年的《千年》,这个游戏每项武功都要靠无数次的使用才能升级,而且越到后面升级越慢,每个武功练到90%后要打好久才升0.01%。由于玩惯了快节奏的游戏,又没有朋友一起玩,所以我耐不住这个寂寞,练了一堆90%的技能,就怎么也练不下去了。有一天在网吧碰到一个哥们,已经满了多项武功,还在那里一刀刀练技能。我发现从这个游戏中感受到的只有练级的苦闷,而没有任何快乐,于是感到绝望了。 直到一天,我在地上用元宝摆图案,过来一个玩家二话不说捡了就跑。我追上他后因为武功不如他被打倒在地,然后他就开始守尸(这个游戏死后几分钟会在原地复活,守尸就是等你复活后马上再把你拍死,如果对方乐意跟你耗,又没有武功高强的朋友来救,你就没法再继续游戏了),一边守还一边骂。

发表在 游戏, 游戏人生 | 标签为 | 一条评论

【我与游戏】(二) 大学时代、CS时代

1998~2001:大学时代 进入大学后不久,一位李姓同学带我去了街机厅。看着那些跳动的图案和兴奋的人群,我又一次被深深地吸引了。然而与其说我是被游戏吸引了,不如说我是被人与人之间对战的魅力给吸引了。一个人玩得再High也是孤独的,而“与人斗,其乐无穷”。 但是和电脑游戏的不同之处是,街机是要钱的。没有收入来源的我只好降低伙食标准,从每天5块的生活费中,节约出来那么两三元,献给了三国志、恐龙时代、拳皇、雪人兄弟……后来由于影响了学业,我被安排转到一所军事化管理的学校。

发表在 游戏, 游戏人生 | 标签为 | 一条评论

【我与游戏 】(一) 软盘时代、光盘时代

1991~1995:软盘时代 我玩过的第一个电脑游戏,想来应该是6岁时父亲为了引导我对编程产生兴趣,在PC-1500上编写的一个飞行游戏。在只有8个像素高的屏幕上随机生成地图,然后控制飞机(不过是一个闪烁的小点)穿越各种障碍物从左边飞到右边,然后重新生成地图再来一遍。 当我学会了BASIC,获准可以使用家里的IBM PC XT之后,PC-1500就被我扔在一边了。然而大部分的上机时间,都用来玩当时仅有的几个游戏了:吃豆子(因为怪物是红色的,我们称之为红魔头)、小蜜蜂、贪食蛇。(话说后来家里有了386和486之后,我和姐姐还经常抢这台XT玩,因为这两个游戏估计是靠空循环实现的延时,配置稍高的电脑玩起来和开了加速齿轮一样,瞬间就死了-_-!!!!)

发表在 游戏, 游戏人生 | 标签为 | 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