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短篇小说

藏钱包的小男孩

一 当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坐在一间教室里听课。 讲台上传来一个非常古怪的声音,低沉且悠长,声调忽高忽低,我集中注意力去听,却发现怎么也听不懂在讲什么,自己反而快听睡着了。 定睛看去,讲台上的老师拿着书,正在黑板上奋力挥舞粉笔,拳头大的字已经铺满了大半块黑板。我盯着那些字,努力想看清楚他写的是什么,可是直看到眼睛酸痛也没认出一个字,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于是我把注意力从讲台上移开,环视一周。 这是一个大班教室,座位没有坐满,前排的座位稀稀拉拉,而后排的座位却相当受欢迎。我坐在最后一排靠窗户的位置,周边的学生交头接耳,叽叽喳喳说的不停,时不时传来一阵阵笑声。 “看来这门课不太受欢迎啊”,我想。 我将目光投向身边的一个小男孩,他正在和同桌在作业本上下着五子棋。我想问问他现在上的是什么课,但是他下得非常地专注,以至于我碰了他好几下,他都没有回过头来。我又看了看周围,原来这间教室里的学生都是一些小孩子,好像只有二三年级的样子,我正在一所小学听课!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课又听不懂,四周的人也无法沟通,于是我决定一下课就离开这个地方。

发表在 文学, 短篇小说 | 标签为 , | 3 条评论

【击碎星辰的人】[下]

〖磨难〗—— The Hardship Stukov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潮湿的洞穴里. 他吃惊地发现自己自胸以下都是一种绿色胶体,就像被打了石膏一样动弹不得. “别试图挣扎了,Stukov少尉.”Frazh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 “Zerg女王的聚化液有超强的胶性,反抗是无济于事的.” Stukov愤怒地叫起来:”你难道不是人类吗?为什么要和这些怪物..” “因为我也属于Zerg.”看着Stukov眼中吃惊地眼神,Frazh笑了:”我就是刚加入Zerg的新成员.” “….” “女王要见你,走吧!”几只Drone爬过来,用钳子夹起Stukov,跟在Frazh身后. Stukov被带到Radiskord前时,Radiskord依然在Hive的上空盘旋. Frazh口中突然发出一些叽里咕噜的声音.接着高空也传来一阵怪诞的声音. “女王问你,人类科学家在什么地方?” Stukov在沉默. “地球卫队拥有哪些先进武器?” Stukov干脆闭上了眼睛. “各种武器的图纸在什么地方?” …… Frazh提了无数问题,而Stukov没有给任何表示. “Stukov,你要知道拒不回答所要付出的代价!” Stukov突然睁开眼睛:”你们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这个嘛..”,Frazh顿了一顿,”其实告诉你也无妨,在地球上还有一个被脑虫寄生的Terran.这份计划就是他泄漏给我们的.” Stukov合上了眼睛. “你真的不肯回答女王的问题吗?你要考虑清楚!” “死心吧,我不会回答你们的任何问题!” Frazh一挥手,Drone把Stukov夹了起来. Stukov突然伸出右手,作了一个”V”型的手势. “伟大的人类一定会战胜你们!” Frazh叽里咕噜一阵,Radiskord嘎嘎地尖叫起来. “你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而后悔,Stukov少尉.”Frazh面无表情地说. 一只Zergling窜了过来,利爪一挥,Stukov只觉右手一阵剧痛,登时昏了过去. 当Stukov醒来时,发现自己又躺在潮湿的洞穴之中. 钻心地痛楚从右手传来,Stukov发现自己的右手的四根手指,竟然被齐根削去! “见鬼!” 三十年来Stukov从未受过伤,这次可算栽了. “该死的Zerg…”他咒骂着. Frazh来了. “你来干什么,滚开!”Stukov身子一动,痛彻心扉,不由惨叫一声.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文学, 短篇小说 | 一条评论

【击碎星辰的人】[上]

〖序章〗—— The Preface 记忆沉沦的那一刻… Kaiser…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找你…. 将军,我没能完成任务… 但这不是我的错… 啊,那蓝色的地球,我的家… 无边无际的宇宙… 〖刺杀〗—— Stab To Death Stukov在踏上运输舰时,没有丝毫的犹豫. 将军的话仍然在耳边响起:”记住,你是为人类的荣誉而战!”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柔弱的声音:”一定,一定要回来!” 转过头,看到的是Kaiser红肿的双眼. “放心吧,我会回来的.” Stukov迅速钻入舱内,因为他已止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 作为一个Ghost少尉,Stukov已经服役了十年. 他一直以保卫家园为神圣使命,直到在部队中认识了Kaiser. 她是地球卫队八线二分队里唯一的女护士. 他们约定,一退役就走到一起,过自己的日子. 然而星际战争却爆发了,击碎了他们的梦想. 而Stukov作为选拔出的最优秀战士,被派到Mar Sara去执行代号为”SC”特殊任务. “时间到了,起航吧.” Stukov握了握手中的雷射枪. 运输舰腾空而起,迅速消失在星空中. …… Stukov从昏睡中醒来时,听到机师说:”我们到了,你要小心!” 从窗户向外望去,这是怎样的世界呵! Mar Sara被一种淡紫色的黏液覆盖着,标志着那是Zerg的领地. 刚踏上地面,回头一看,运输舰已然不见. Stukov叹了口气,按下手臂上的一个按钮,他的电子屏蔽衣立刻开始工作. 一阵淅沥淅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原来是一只Defiler,头部硕大的触角挥舞着,一扭一扭地爬着. Stukov看着那丑陋的东西,不由得一阵恶心,连开几枪,将它化成一滩血水. 放眼四顾,Zerg的组织群就在不远处.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文学, 短篇小说 | 留下评论

【一个人的战争】

夜深了… 尽管这是一个繁华的大都市,此时也已经安静下来. 然而此时,一个房间的灯还亮着. 这是城市里最低档的平房,门口的下水道传出一阵阵的臭气. 他的邻居不知道他每天都在干些什么,只知道他房间的灯总要亮一个晚上,并且准时在第二天中午看到他头发乱糟糟地出来买方便面. 他是什么人?为什么每天猫在房间里不出来?没有人知道. 打开电脑,屏幕上出现了数个窗口,麻利地敲入一系列数字和字母,他点着一只香烟衔在嘴里. 今天又是一个通宵.. 后天就要交房租了,可是这个月的稿费还没有寄来. 他的双手在键盘上飞快地跳动,一行行文字也飞快地出现在屏幕上. 明天也许能够收到一笔汇款吧?这样就可以不用再受房东的恶气了. 世界上没有比专职网络写手最苦的人了,他想. 没有工作,没有亲人的关怀,没有一切正常人应该拥有的东西,只有一台自己打短工攒的电脑,还有一只33.6k的破猫. 砰..砰..砰.. 教堂敲响了午夜钟,他站起身来,搓了搓已经冻得麻木的双手. 一篇文章已经基本完成,他点开连接,那只破猫开始发出”吱吱”的叫声. 这只猫已经老了,是买只新猫的时候了,他想,可是他没有钱. 深夜里拨号是很容易的,他点击了”发送”按钮,一篇文章,带着他的希望和理想,就这样飞了出去. 他只有18岁. 一年前,为了自己的理想,他带着两百块钱离开了家,来到了这个城市. 在家里受够了父母的打骂的他,发誓一定要在网络上搞出名堂,改变父母那一成不变的升学教育法. 可是到了社会上,他才知道这样做有多难. 离开车站没多远,他就被两个小青年打了一顿,抢走了身上所有的钱. 如果不是他在鞋底藏了五十块,他就只能靠乞讨为生了. 一年来,他在饭店打过工,在马路上卖过报,一切能干的他都干了. 过了十个月,手里紧紧攥着一个布包的他,走进了一家电脑城.那个布包里,是三千元钱,由一元两元五元纸币还有硬币凑成的三千元钱. 那是他的血汗钱.他开始明白为什么向父母要上两三块钱去上网都是那么的难. 老板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个灰头土脸的男孩,卖给他一台二手电脑. 他红着脸,一句话也不敢说,匆匆地把电脑扛走了. 把电脑带回租房后,他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痛哭了一场. 为什么生活就是这样的残酷? 他本来完全可以留在家里,好好读书,父母一样会好好对他,他一样能上大学,能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工作. 但是路已经走到这里,没有供他选择的余地. 从此后,他的生物钟调了个个儿,白天睡觉,晚上打字,理由只有一个:晚上网费便宜. “呜~~~~呜~~~呜~~~” 电脑突然发出的这种声音,使他从憧憬中醒了过来. 两个月来,他一直在刻苦钻研编程语言,自己编了不少程序,还给自己做了一个工作助手,可以提醒自己的工作. 关闭屏幕上弹出的一个窗口,他想,晚上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是放松一下的时候了. 点击屏幕上的一个按钮,BBS界面出现在眼前. 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还在上学的时候,他就来过这里.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文学, 短篇小说 | 留下评论

QQ论坛常务董事会议记录

“突然之间,我从房顶上掉下来!” “不是吧~”大家一脸惊讶. “然后小东就抱住了我~好紧好紧~那样的感觉~天哪~”珞珞开始自我陶醉. “开会了!!!!!”一声如雷鸣般的大吼,大家连忙严肃起来,对QQ论坛副董事长一生何求敬礼. 一生何求很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走进房子. “会场布置还不错,不晓得语丫头喜欢不喜欢…” “语小姐一定会喜欢的!我们是按她的要求做的!我可以对天发誓!”坦然举起双手. “是吗?语丫头,你看哪?” “不错不错!好啦大家入位,就等信风老大了!”小语不住地催促大家. 大家分别找好座位,一切就绪,才发现信风已经象幽灵一样站在门口了. 于是大家全体起立:”董事长好!” 信风双目无神,慢慢地走上最高的座位. “开…开…开始!” 话刚说完,信风就一头栽倒在桌子上. 紧接着,满屋子都是信风的呼噜声. 大家目瞪口呆. 一阵沉默….. 一生何求咳嗽了两声:”老大昨天晚上通宵打牌累了,应该让他多休息一下!既然会已经开始了,他完成使命了!天地情人,守护旋,你们把董事长抬回别野去!” “副董事长,是别墅…”天堂制造立刻站起来. 一生何求使了个颜色,冷血杀手一拳挥去,天堂制造立刻倒下地去. “好啦好啦!大家好好开会!”御景-语见情况不对,忙出来打圆场. “我是QQ时报的记者小眼昏花,请问常务副董事长,您对QQ论坛的发展有什么看法?” “这个..我想只要我们一起搞建设,把论坛推向好的辩论方向,使论坛更有人情味,我们的论坛一定会热闹起来的,还有..以及…就是这样,谢谢!” 大家热烈鼓掌中.. “现在请各位水手写手砖手随意发表自己的看法!”一生何求道. “我先说!我先说!”小红霉素跳起来.忆零一壶将他放倒:”我先!” 土匪大喝一声:”都别闹了!我先说~祝大家圣诞快乐~” 赛特道:”今天我生日,嘿嘿.” 心情的味道:”我,我,我不说了.” 鳄鱼:”我的摩托车又坏了,我闪先!” 珞珞:”我..我..我好幸福~” 众人一片嘘声!珞珞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终于成了猪肝色… 北京夜猫子道:”本人今天请来痞子蔡.猛小蛇.边城浪子等网路明星前来助阵!” 冷血杀手:”我们6.star战队全体成员光临,免费签名啊!!!哎~别浪费你们的西红柿!” …… “下面我们掌声有请,QQ论坛在改版时期前后的一位传奇人物:猪哥靓!”一生何求道. 大家热烈鼓掌….可是没人应声. “这个…这个…猪哥靓缺席了,不好意思各位…再介绍一下我们今天的嘉宾..总公司的常务副董事长朋克时代先生!” 朋克时代:”各位!我们要坚决拥护腾讯用户守则..要尊重版主协助版主的工作..要做合法用户..要服从公司决定..还有…还有…” 待朋克时代讲完,一生何求大吼一声:”醒来!!!”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QQ论坛, 文学, 短篇小说 | 留下评论

QQ论坛版主竞选实录(下)

走上台的是一个红衣女孩. 台下有人认得,正是本次竞选呼声最高,却又自行放弃现论坛一号女水手御景-语. 朋克时代道:”你来干什么,回去!” 御景-语:”我不回去.” 朋克时代脸色一变再变,低声道:”你可要考虑清楚,我这可都是为了能保住论坛!” 御景-语道:”但我不想把论坛变成那样,我要我们的论坛!” 朋克时代沉默了. 御景-语转过身来,对台下众人说:”事实上新版主在竞选开始之前就已经决定了,大家想知道是谁吗?” 见众人都聚精会神竖起耳朵,御景-语这才徐徐道来. 这事还得从五十年前说起. 腾讯王国地皮很贵,开版版主QQ浪漫者将百年来从事珠宝行业的家当全变卖了,才租到一块地建起QQ论坛,租期为五十年.QQ浪漫者一生为下一期租金奔波,最终劳累过度,呕血殉于任上,时年方四十九岁.而后各任版主频繁交替,无人再过问此事,甚至无人知晓五十年后若不能及时付清第二期款,论坛就要被强制拆除收回了.但有一个人没有忘,他就是当时的经手公证人,朋克时代. 五十年过去了,朋克时代已经做到了腾讯人事部副部长之职.每次新版主上任,他都将此事悄悄相告,而新版主则从此整天忧心忡忡,最终免不了因自己或别人的原因下台.上任时间最长的冰之火,也只坚持了四个月. 眼看五十年之期将至,论坛版主更替愈加频繁,新版主奇怪只上任一个月就匆匆离职.朋克时代不忍论坛就此灭亡,就暗里发出论坛招商的通知.天地本宽,有无数黑道人物见QQ论坛地大物博,早就垂诞三尺,当下争先恐后前来洽谈.朋克时代物色许久,终于寻到一个算是”比较”正派的,愿意全额支付第二期租金,条件是QQ论坛要划出至少30%的地方改建成连锁酒店.御景-语作为论坛版主最有可能的人选,朋克时代于是专门找她谈话,明以利害,御景-语想了三天,终于放弃了版主申请.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 朋克时代走上台前,振臂高呼:”论坛诸位,难道你们宁愿看着自己的家园基业就这么被毁吗?再说你们只需要付出30%就足够了,你们的生活不会受到多大影响,我这也是为你们大家的未来着想啊!” 台下有数人喊道:”说的好!”却显得是那么的势单力孤.更多的人在思考,在沉默. 这时候有一个人喝道:”谁说他说的好?”说着大步跨上台去. 御景-语道:”杀手,你怎么也来了?” 来者正是现论坛一号男水手,冷血杀手. 冷血杀手道:”要是我不来,包括你在内,所有的人都要被蒙蔽了!”说着狠狠地瞪了朋克时代一眼.朋克时代双手一摊,莫名奇怪. 冷血杀手转身面向大家,说道:”你们以为朋克时代真的有那么好心?他手下管着成百上千个论坛,QQ论坛不过是个小坛子,它的兴衰朋克时代真能那么操心?你们错了!朋克时代之所以会所谓的为论坛为大家着想,全部都是为了钱!他想得到腾讯的续费奖励金,他更想得到的是那个想承包论坛黑老大给他的贿赂!” 朋克时代大叫:”你胡说,我要告你诬陷!”说着招手就叫保安拖冷血杀手下台.保安们正要动手,突听朋克时代喊道:”住手,退下!”保安们一回头,不由得吃了一惊,原来几个论坛水手已经将朋克时代拿下. 朋克时代吃力地说道:”让,让他,说下去!” 冷血杀手继续说道:”那个黑老大想把论坛60%的地方造成YE总会,还要在论坛建一个地下钱庄洗黑钱,明摆着要把论坛变成贼窟!朋克时代拿了他的钱,就睁着眼睛说瞎话来欺骗大家,大家说可恨不可恨?” 众人愤怒的目光一齐射向朋克时代,朋克时代低下了头.那些保安们原来还想待机救出朋克时代,一见犯了众怒,私下几个一商议,都跑得无影无踪. 冷血杀手又道:”那个黑老大和朋克时代商议一定,朋克时代就着手安排.大家知道那张竞选的大字报是谁贴的吗?就是朋克时代指使他的心腹秦泽干的!他还怕秦泽走漏风声坏了他的事,就去挑拨关系让他和苦旅对着干,还给他们提供对方的小辫子,终于把他们两个都关了起来.然后他就去跟小语和我谈,小语太单纯居然相信了他,我则假意应承,又趴在他家房顶听了两天,这才探出内情.至于唱票他早做了手脚,因为他知道一旦论坛里的合适人选都放弃,论坛版民谁都不会选只会弃权,而那些一心要坐上版主宝座的人则只会投自己一票.朋克时代给那个黑老大匆匆办理入版手续就让他去参选,因为是电脑评选,票数一样的按名字排列,那人名字的第一个字是个数字,当然排在第一!” 说到这里众人心中已经知道此人是谁了,几个能干的水手跳上台去,将唱票员七种武器团团围住. 七种武器哈哈大笑:”你们这些愚昧的人,我为你们好你们还不领情,又这么自不量力!我早防到事情有变,你知道我在外面安排了多少人多少枪吗?” 冷血杀手也笑了:”我在你房子上听了两天什么不知道?不就是五百根从黑市进的MP5吗,你可知道腾讯现在已经集中五千根正宗M4A1,早把你的人一网打尽了!”话刚说完,外面一阵乱,数十名全副武装警察冲了进来,将众人分开,一个瑞气十足的中年人迈步入场. 七种武器和朋克时代终于低下了头,因为他们认出了这个人正是腾讯总裁马化腾. 冷血杀手和御景-语对视一眼,会心地笑了. N月后. 御景-语:”杀手,又在写长篇啦?” 冷血杀手:”是啊,对了小语,你的小说也该出来了吧?” 御景-语:”早出来了~” 冷血杀手:”还是你快啊,我老了,不行啦~” 御景-语笑了:”什么嘛,对了,下午论坛管理委员会要开会呢.” 冷血杀手忙问:”是吗,几点?” …… (全文完)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QQ论坛, 文学, 短篇小说 | 留下评论

QQ论坛版主竞选实录(上)

QQ论坛历经数年沧桑,人才凋零,版主频替,这不,才上人没两个月的版主奇怪又下台了. 新的一轮选秀又即将开始.现任论坛版主–兼职社区媒体QQ时报主编的NETGOD满怀期望:”希望新版主能够给论坛带来新的起色.” 论坛各水手写手蜂拥而出,版主招聘处异常火爆,简历已经堆成了小山. 9月24日,QQ论坛被贴上一张匿名大字报,题目是”我们要竞选出来的版主!”字里行间,对现行版主评选制度颇是不满,且以”论坛诸版民”之名向腾讯高层请命,要求采用竞选方式在所有版民之中选出版主,以示公平. 论坛登时沸腾了.谁都知道自己在论坛人缘怎样,于是群起而攻之,一夜之间,小字报贴满了大字报周围.一片反对之声. 然而令人意料不到的是,这大字报被负责招聘的腾讯人事部副部长朋克时代看见了,而且十分满意,竟决定新版主就由竞选产生.当场命人将那些小字报全都撕毁,本来还要将那些作者各个扣除30点经验,只是那些作者十分乖巧,都未署名,此事也只好不了了之. 此后,论坛突然多了不少热心人士,无偿帮人灌水,而且特好打抱不平,有一位沧海MM被一个叫北京夜猫子的欺负,就有十数名砖手齐数上阵,北京夜猫子写了几篇回击还想一搏,谁知次日就有数十篇版砖造就,矛头直指北京夜猫子,从其网名姓名性别到其家庭背景学业,批的一无是处.北京夜猫子瞠目结舌,只好自认栽了.倒是那沧海MM看着于心不忍出来调和,北京夜猫子才保住一条小命.NETGOD叹曰:”若能一年如此,论坛永无衰败之时啊!” 在论坛诸申请者中,有两人活动特别频繁,那就是论坛男女水手中的佼佼者冷血杀手和御景-语.此二人都是论坛有了名的灌水狂.冷血杀手先后被封权三次,而御景-语一直未越雷池一步.此二人对论坛一般的热情万分,一般的执着,一般的毫无忌惮.此二人在众申请者中,无疑是呼声最高的.而众人对其怀疑之心,亦是最重. 某日,有人放出口风,说论坛新版主已确定在冷血杀手及御景-语之间.众人红了眼,直瞪二人,一心要坐山观虎斗.当日,御景-语突然宣布因个人原因退出版主竞选.登时风云突变,众说纷纭,都说冷血杀手定是以威胁或诱惑手段使御景-语放弃竞选.冷血杀手百口莫辩,幸而御景-语出来阐释是非,众人却愈以为是欲遮弥障. 论坛正吵得热闹间,论坛前版主秦泽突然与原腾讯写作组合F5中的男二号苦旅对着干起来,双方互揭其短,苦旅翻出当年秦泽用马甲攻击两MM的丑事,秦泽也举出苦旅曾经贪污****五十元的恶行.事情传开不久,纪检组便将二人都带走进了局子. 眼见离十月一日版主大选日子愈来愈近,人人手里都攥了一把汗,明里拼命树立良好形象,今天给张三捧场子,明天给李四出口气;暗地里则散布谣言互相拆台,说王五作奸犯科,钱六贪得无厌,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十月一日终于到了. 朋克时代站在主席台上,看着检票员七种武器唱票. “弃权,弃权,弃权,弃权,弃权….”一口气唱了500多张弃权,朋克时代连眉毛都没动一下. 票唱完了,那些拼命活动拉票的人挤到台前… 结果出来了,共有103人以1票并列第一.弃权者2053人,冷血杀手自己弃权,一票未得. 众人正纳闷间,朋克时代站了起来. “新任论坛版主,就是~~”话未说完,脸上突然变了颜色. 因为他看见一个人正走上台来.

发表在 QQ论坛, 文学, 短篇小说 | 一条评论

【出巡】(下)

【第三幕】 人物:光绪帝、冯国远、赵太监、庞太监、御林军 地点:北京城外一个大湖,鸟语花香,景色诱人 【光绪帝上】 光绪帝:(赞叹不已)小赵子果然没说错,的确很好玩!(走到湖边) 光绪帝:咦,这里有朵好看的花,待朕摘下带回去赏玩(伸手摘花,不慎掉入湖中) 【冯国远上】 冯国远:这湖里的鱼肯定不少,待我捞它一网。 光绪帝:救命啊!救命!! 冯国远:啊!有人落水了!(提扁担上前救起光绪帝) 光绪帝:阿——嚏!感……谢先生再次搭救……阿嚏! 冯国远:又是三爷啊!您怎么会掉到湖里去呢? 光绪帝:朕,啊我……要摘那朵花……不小心就掉——阿嚏!下去了…… 冯国远:那花啊?待我去摘来!(用扁担压低树枝,将花摘下)给您! 光绪帝:(将花接过,从怀中摸出一个坐垫)先生数次相救,无以为报,这个坐垫倒还合用,就送给先生吧! 冯国远:这……这怎么行? 光绪帝:拿着吧!(塞给冯国远)你都救了我好几次了,我这是涌泉之恩滴水相报,先生只要不嫌湿就行了! 冯国远:不会不会,(看看坐垫)做得很精致呀!谢谢了! 光绪帝:阿——嚏!我得回去换衣服了……告辞! 冯国远:不送了啊! 【光绪帝下,冯国远将坐垫晾起,在湖中撒开了网】 【庞太监、赵太监、御林军上】 庞太监:皇上————您在哪里———— 赵太监:皇上————我们来救您来啦! 庞太监:死强盗!——快把我皇放出来—— 御林军:大人,那边有人在湖边捕鱼,要不要过去问问? 赵太监:嗯。 【御林军走上前】 御林军:喂,打渔的,见到一伙强盗绑着一个人么? 冯国远:你找强盗干什么? 御林军:(自言自语)这人说不定也是强盗的同伙……也许他还不知道是皇上,不如骗他一骗。 御林军:哦,那人犯下了命案,我等奉命前来捉拿,快说,那人在哪里? 冯国远:(自言自语)三爷不象恶人,莫非是被冤枉?我不如骗他一骗。 御林军:你在说什么? 冯国远:嗯,我是说,没见。 御林军:真没见? 冯国远:真没见! 御林军:(作着急状)糟糕,今天要是捉不到那人,大人就要杀了我全家……可怜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抹泪,偷看冯国远仍不开口,怏怏退回) 御林军:(向赵太监)回大人,他说没见。 赵太监:真的没见?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文学, 短篇小说 | 留下评论